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言情要江山,更要美人
客户端目录

背景

字体

宽度

夜间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苏大人

更新时间:2018-05-16 23:59字数:2040

“没抓到不要紧,这件事我们已经有了线索,快回去!”

四个人回到县衙,事情似乎已经有些晚了,县衙后面一阵惊慌,特别是苏大人正坐着,脸上满是愁容。江亭不知道该怎么说,默默走进去,在屋子里一股血腥味充斥着鼻尖,地上躺着一个人,正是秦阳县令。

“苏大人,这发生了什么?”

“就在刚才,一个黑衣人闯了进来,武功很高,明显是冲我来的,但是当时我正好离开了,那名刺客就认错了人,我侥幸,但是他就……唉……”

一群人忙着在县衙追查,但是追查又能得出个什么结果,刺客从外面潜入,进来一击不中,见惊动他人自然是迅速逃离,哪里还能继续躲藏在这里等死,除非刺客很傻。江亭走进县令尸体一看,地上都是血,浓浓的血腥味让他差点呕吐出来,是迎面一刀刺入胸腔,血堵住了肺部而死,刺客应该是老手,一击毙命,看得出县令死前没有挣扎,脸上的惊讶和害怕,正面倒地。

江亭问:“有人看到了凶手的大致样子吗?”

所有人都摇摇头。苏大人也表示没有看见,但是江亭问:“苏大人如何知道凶手武功高强?”苏大人连忙摇摇头,解释自己看刺客行凶的场景推测出来的。

江亭不再多问,将县令大人的尸体处理完毕后,江亭立马让焦雅连忙到沙洋寻找沈浪。沈浪得知在秦阳出现了黑药,摸着脑袋想了半天,实在难以想象这次两百斤黑药到底波及到了多大的区域。凌浩听说秦阳来了巡查的京城官员,掐指算了半天,让沈浪迅速赶到秦阳处理。

沈浪赶到秦阳已经是傍晚了。江亭和沈浪坐在屋子里,压低身子说:“这里有一个疑团,这个苏大人像是假的!”

沈浪却是一惊:“此话怎讲?我见到感觉挺熟悉,应该不会吧!”

“这件案子奇怪在我一面在抓想要破解黑药配方的人,这里正好出了事情,两边太凑巧了。在这件案子中,不论是沙洋,还是秦阳,都出现了戎狄的身影,沙洋是黑药出现的源头,然后在秦阳、杞县都有黑药的出现,说明黑药是一个线索,可能是一群人在于我们作对,那么,黑药在从沙洋往外流转,我们想要知道他们要黑药干什么?而现在,我们已经可以猜出个大概来了!”江亭娓娓道来:“我大概猜测出来了,在沙洋,他们是为了黑药来的,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你们,你们算是让人出乎意料,对方没有拍卖到黑药,只能通过掉包方式来抢走,在杞县应该是为了财,对方通过史县令得知杞县出现了一个金矿,但是金矿难以开采,所以就动了用黑药采集金矿的想法。但是你们又给他们来了个惊喜,破了金矿的情况,转移到了这里,在这里正好听说有一个对火器狂热的人,黑药带走自然很难,但是换成制作方法就显然容易了!”

“那这里是什么情况?”沈浪面朝县衙,不解地问。

“我假设这个苏大人是假的,那么他是谁?他在这里假扮有什么目的?这是两个最大的问题,破解了就破案了。我怀疑他是对方的幕后黑手,换了个身份潜伏在这里,那么这就需要沈大人来鉴别了!”

沈浪听了江亭的分析,确实很有道理,“如何做?”

“来演一场戏!”两人悄悄耳语,听完两人都笑了。

苏大人房间已经熄灯了,沈浪潜上了屋顶,揭开一片瓦块,透过缝隙看下去,里面一切正常,还有轻微的鼾声。沈浪双手勾住屋檐,身轻如燕落到地上,挑开窗子进入了房间。沈浪毕竟是走惯了夜路,在黑暗中还能摸索着前进,到了床边,沈浪不由自主将刀抽出一半,另一只手去床上摸索。

床上没有温暖的体温,倒像是故意将被子裹成有人在睡觉一样,沈浪放大了胆子,摸过去手感不一样便拔出刀一劈,只听到刀锋砍在床板上的声音。沈浪背后亮起一盏灯,苏大人轻轻咳嗽一声。

“沈大人这是做什么?你也要来刺杀我?”

沈浪看见他正穿着睡衣坐在桌前,倒一杯水递到唇边,露出笑脸来。“苏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可能,我们好歹都在京城当官,我怎么可能刺杀你,我这不是才沙洋过来,然后过来看看你,然后看到有黑衣人过来,就为你着想,是我看错了!”

苏大人也是换了脸色。“这么说来我得好好感谢沈大人!不知道凌大人来了没有?作为凌大人贴身侍卫,你不能一个人来啊,否则这个失职我是不是得参你一本?”

“别别别!你参我一本,那我还有的活吗?”沈浪怎么看都感觉苏大人并不像假的,说话语气和对朝廷的了解程度不像半道拉来的伪装者,虽然他没有见过苏大人,但是在朝堂上还是有过几次见面,不算十分熟悉,还是有一些感觉的,从感觉上来看,一切都没有问题。

“你不是苏大人!”沈浪笑过之后换成严肃的样子。

这次不自然的换成了苏大人。“你说些什么呢?我们都在京城为官,怎么可能是假的?我还知道,凌大人就是凌浩,也就是三皇子,对吧!如果是其他人,他们会知道吗?”

“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你是假的了!”江亭推门而入,石季端和焦雅点燃房间里的灯火,石季端站在门口,焦雅退到窗边,沈浪一步步逼近,江亭就看着这一场好戏会如何上演。

“你快交代吧!不然一会儿不管真假都得吃点苦头了!”沈浪缓缓提起刀,在衣服上擦拭一下,双眼聚精会神。

苏大人也是站了起来,双手放在后背,笑得猖狂:“我是或不是已经不重要了,你们都这么逼上来了,门窗被堵死,我逃也逃不掉了!你们想知道,好啊,我这就告诉你们真相!”说着他双手也缓缓伸出来,江亭暗叫不好,脱口而出“小心”,却已经来不及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