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仵作

巡视两江的钦差大臣,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蝴蝶啄成了骷髅。新科状元明明已死,却戴着红花出现在午夜的街头。价值千金的夜宴图,据说可以把观看者带入极乐世界。城中百姓亲眼目睹,一队打着蓝灯笼的阴兵踏入阴曹地府。天才少年宋慈,身怀祖传仵作绝技,带你直击最恐怖,最刺激,最血腥的南宋十大奇案!

标签:
作者道门老九 类型青春 字数85717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大仵作》

大仵作精彩试读

天空下着霏霏细雨,气氛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县官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河堤上,眉头拧成了川字,在他的前方不远处,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仵作正满头大汗的检验尸体。

尸体是一个年约七八岁的男童,浑身被泡的发胀,如同刚蒸熟的白面馒头。

仵作轻轻一按,就有水从男童的嘴角伸出来,但见这男童双眼外翻,没有瞳孔,只是一片惨然的白色,狰狞的五指至死还抓着一捆水草。

一刻钟后,老仵作收了手,弯着腰走到县官面前恭敬的说道:“回大人,是溺死。”

“溺死,怎么又是溺死!”县官暴躁的揪住仵作的衣领:“衙门养你是吃干饭的吗?”

也不怪县官如此暴躁,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小小的太平县已经连续发生了九起溺水案,死的全是孩童,大的有十一二岁,小的不过三四岁,尸体都是在河堤边发现的,而且他们全都是溺死。

仵作查不出任何可疑之处,最终只能以失足落水结案。

“太平县一直都太平得很,现在怎么跟遭了瘟一样。”县官原地转着圈道。

仵作的腰弯的更低了,一句话也不敢说。不仅县官着急,就连他也隐隐有些发慌,再这么下去,恐怕大家都要卷铺盖走人!

可那些孩童真的都是溺死,叫人怎么查?

这时,仵作突然眼睛一亮道:“大人,这溺水……”

“不要再给本官提溺水!”县官一双眼睛瞪的如铜铃般:“说!”

“是,这意外死亡的九个孩子身上,好像都穿着一件红肚兜。”仵作试探性的问道:“要不就从这里查起?”

县官的面色沉了沉,他和仵作都明白,这么查下去没有用,尸体身上没有伤痕,典型的溺水特征,至于红肚兜……这么大的孩子谁还没个一两件红肚兜?但是他此刻已经没了主意,只能拖一天是一天了。

“就按你说的办。”县官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仵作当即准备把尸体抬走。

就在这时,一道撕心裂肺的哭声传来,如同炸雷般扎在二人的心中。

县官抬眼看去,是一个穿着素色衣裙的少妇,她扑在地上哭天抢地,眼睛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孩童。

仵作立刻迎了上去:“你认识这孩子?”

少妇咿咿呀呀的哭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根本没有办法回答仵作的话。

仵作皱着眉为难的看着县官,随着少妇的哭声,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乡民,他们中有认识少妇的,不由的惊呼道:“这不是张家小娘子吗?这是怎么了。”

旁边立刻有人拉住他,伸手指了指河道,说话的人立马想到了不好的事情,赶紧闭上了嘴。

全县的人都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诡事,这么大的事官府想瞒也瞒不住,县里早就传开了,说是龙王发怒了,要收童男童女下去哩!

往些年,县里都会选一对童男童女进贡给龙王,保佑来年风调雨顺。但自从新县官上任后,认为此举太过残忍所以便取缔了,众人都说是龙王怪罪下来了,所以才要一次性把几年的份都收下去。

县官听着众人的议论,一张脸沉的和这阴雨天一般,他就这么站在河道上,心里隐隐相信了百姓的说法。

莫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王的存在?

轰隆隆!

一道闪电伴随着炸雷劈开云层,直接劈在男童身上,男童猛的坐了起来,翻着眼白,泡的发胀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众人。

“龙王发怒啦!”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人纷纷下跪朝着小河跪拜,嘴里念念有词。

仵作也跟着跪了下来,哆哆嗦嗦的拽着县官的袖子道:“大人,这案子查不了啊,这是龙王要人啊。”

县官一口血闷在嘴里,勉强咽了下去:“结……结案吧,案卷里就记录溺水。”

他再次看了男童一眼,竟然发觉那男童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他一哆嗦,连油纸伞都握不住了,任由它飘落到了泥泞里,仵作更是连滚带爬的逃开河道。

“慢着!”就在此时,一道清冷的大喝声在人群中响起,随着声音,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走上前来,他高声说道:“此案尚未查清楚,不可草率结案。”

县官脸色一沉:“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仵作已经验明,是正常溺死,岂容你信口雌黄。”

年轻人却不让步:“虽然在下没有见过尸体,但早年也曾偶然听父亲提过,尸体上的某些伤痕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需用一些特殊手法方能显现,大人能否容我一试?”

“荒谬!”县官黑着脸道:“令尊是谁?竟有如此荒谬的论断!”

年轻人并没有被吓到,神色反而更骄傲了些:“不瞒大人,在下宋慈,家父正是宋巩。”

“宋巩?”不仅是县官,就连一旁的仵作,以及周围的百姓都露出了敬畏的神情,在他们眼里,宋巩之名不亚于神明!

如今的宋巩一未在朝为官,二未在乡为善,但其名却响彻整个太平县,或者说是整个南宋朝!

百姓们都知道,早些年间宋巩曾经做过节度使推官,掌管当地刑狱,他屡破奇案,什么夺命白蛇、杀人关公,嗜血屠夫等等案件,在宋巩查验过尸体后均揪出了真凶。传闻宋巩还曾被先帝召见,为皇家断过案。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几年前宋巩突然隐退,窝在太平县老宅里再未出去过,也很少再碰案子。不过每当县里有离奇难解的案件,县官便会求助于他,也屡屡告破,因此在这太平县,若论威望之高当属宋巩无疑。

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竟是宋巩之子,众人的神色立刻收敛,甚至隐隐有些期待。

县官呼了口气:“既然是宋老先生的儿子,想必也有几分本事,老马,带这位小兄弟去验尸。”

仵作此刻手脚依旧有些发软,距离尸体还有一丈远就害怕的停下来,伸出手指了指道:“尸体就在那。”

宋慈点了点头,信步走到尸体边,刚刚坐起的尸体已经又瘫软了下去,宋慈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在男童身上过了一遍,然后高声道:“在下需要两坛烧的滚烫的白酒,麻烦大人了。”

“你要白酒做什么?”县官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展开全部
大仵作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