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海游龙

方骏从农村来到城市,开始了从一个农民工到亿万富翁的华丽蜕变!周旋红尘,奇遇不断,历尽凶险,终至发达。

标签: 俗人俗事
作者铅笔小强 类型青春 字数2207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尘海游龙》

尘海游龙精彩试读

白马村,银安市硕果仅存的城中村之一,位于高新开发区不远。这里的经济条件还很落后,乍看之下,像是锦绣城市中的一道伤疤。这里停留了各色人物,鱼龙混杂,让政府头痛不已。

方骏从乡下来城里已经两天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初来乍到的他,对城市的快节奏很不适应,偏偏他没什么熟人,只有一起来的王叔,他们村为数不多在城里呆过几年的。

头顶的阳光暖洋洋的,一上午都是风和日丽,却没有什么人照顾他的生意。

“叔,咱这么干等着,能有人找咱?”方骏见王友良不紧不慢的,心里很着急。

白马村的房租虽然便宜,但一晚也得五十,再加上吃喝各种花销,他的钱包以可见的速度扁了下去。

“再等等,着急啥,这里一般都能接到活的。”王友良道。

方骏没话了,自己干着急也没用。在街头的路牙子边蹲了两个小时,腿都麻了。不过,他却挺享受这样的氛围的。

城里比乡下开放多了,看着一路走过的丝袜短裤,窈窕身影,他觉得自己总算涨了见识,怪不得从大雁村里出来的,都不愿意回去。

城里的大姑娘会打扮自己,而且露得多。一个个胸前那个荡,后面瓜瓣那个摇,让初出茅庐的他看的眼睛都直了。

“叔,城里的小白领都骑电动车上班吗?”他眼前几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跨着电动车,相伴着,有说有笑。

“哈哈,你什么眼神啊,那是卖房子的,也是穷逼,还没咱搬砖挣的多呢。”王友良笑着说。

方骏嘴上不说,心里却很羡慕。最起码人家干干净净的,头发梳的溜直。再看看自己,一件迷彩服都洗的发白了,上面还有几个破洞,穿的布鞋脚趾头都快露出来了。偷眼看看斜对面发廊边的站街小妹,自己还不如人家呢。同样是脏活,人家赚的还多,衣服光鲜,还他娘不受累。而自己呢,苦逼的农民工,行人都不正眼瞧一下。

“你在这里瞄着,我去买盒烟。”王友良趿拉着布鞋向商店走去。

方骏撇撇嘴,这老家伙哪里是买烟,估计又去看打牌了,四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省心!

眼看都要十点半了,周围连个鬼影都没有,王友良也落茅坑了,再也没出来。方骏估摸着,自己是不是也去商店看会,买盒烟抽抽。

正踌躇间,眼前的光线被挡住了,一个身影站在眼前。

方骏抬眼看去,猛然心跳加快!因为他的视线正好对着来人惊人的丰满上,虽然黑色纱衣里面隔着胸罩,但丝毫不影响带给他的震撼。两只小猪沉甸甸的,颇有种破衣而出的气势!那突出的两点,若隐若现,神秘而又性感。

肖红把他看得脸色羞红,这小子怎么一点都不知道收敛,目光盯着自己的一对看个没完,不过,她好挺享受这种感觉的。

她本来只是想找个人帮自己搬些东西。刚搬了新家,东西没都腾过来,但也不多了,只是自己一个人干的吃力,偏偏老公又上班。本来也不想雇农民工的,怕那样不安全,被人惦记上自己家,那还了得。可是,看到眼前这个精壮的小伙子时,她改变了注意。

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了闺蜜跟她讲过的话。“真觉得下面痒了,就找人解解馋,我可以帮你联系。”

当时的她还羞不自抑,这疯婆子怎么什么话都敢讲,压着她就是一阵乱挠。谁知她还反驳道:“要找就找农民工。”

她傻乎乎地跟了一句,“为啥呀?”

“因为农民伯伯不偷懒,脖子挂个栓套,都能当驴使了!”

两人笑作一团。

她不是没有想过跟人约个会啥的,聊天软件没少下载,内容也超出了一般交流的尺度。每当夜晚被人撩骚的泄了身时,她的心思就淡了。尤其是对方要求见面,吓得她果断下了线,生怕自己的家庭被破坏。

可欲望这东西,你越压抑,它就反弹的越厉害!

现在的她不再满足自己解决,而是动了真人表演的心思。

眼前的人,阳刚俊秀,青春年壮,做起事来,还不跟小牛犊子一样!

本来看不上农民工的她,鬼使神差的站在了方骏的面前。

“看够了没有?”肖红嗔怒道。

“哦。”方骏回过神,觉得自己太不礼貌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心想这女人脾气挺好的,换做别人,不喊非礼,也给自己个嘴巴子。

“你接活吗?”肖红问。

这话说的,跟自己是做那个似的,不过有人雇他,心里还是很高兴,忙不迭点头,“接,我当然接了。”

“价钱怎么算?”玉手扒开坤包就要往出掏钱。

“您看着给得了。”方骏哪里知道什么价钱,要多了人家甩脸子,要少了自己心里憋屈,这算今天开张了,钱少点就少点。

“喏,给你一百吧。”

方骏接过钱,有些傻眼了,今天碰到个大方的主,而且模样长得很有味道。

肖红也没叫过民工干活,她也不知道什么价位,索性干脆一百。

“走吧,去我们小区。”

“需要其他人吗?我叔就在那边的商店里。”方骏小声问,有好事当然也得照顾王友良一下。

“不用了,活不多。”肖红本就只中意方骏,多个其他人凑什么热闹,还是个半老头子。

“那好吧。”方骏很干脆,本来还想跟王友良打声招呼,可这女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两人一前一后在马路上走着,方骏的眼不时瞄着肖红的挺翘的瓜瓣,随着两腿的摆动,显得很有张力。他不禁想,这婆娘一定挺好生养的,毕竟这规模农村也不多见。

肖红也感受到了后面像饿狼一样的目光,脸上火辣辣的,下面已经有了些异样,不自觉的竟走成了猫步。

方骏跟着到了一个小区,门口有个保安在站岗,岗亭里面另一个大上午就打着瞌睡,哈欠连连。

门口的保安问都不问,便打开铁门将肖红放了进去,却将他挡在了外头。

“姐,等等我。”方骏急忙喊。

肖红闻声回过头,才发觉自己的小尾巴留在了外头。

“这是我雇来干活的,让人进来吧。”肖红客气道。

戴眼镜的保安点点头,拉开了门。

方骏心里想,还真是狗眼看人低,自己是民工,就活该被拦着啊?要说保安认识肖红,方骏真不相信。

经过一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两人继续往里走。

可门口戴眼镜的保安却不安分了,啐了一口,嘴里酸道:“干活?鬼才相信。”

展开全部
尘海游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