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爱过你

在陆言泽心里,他跟安知夏家族联姻的婚姻是恶心的,连着安知夏这个女人都是令人反感的。 她对他好,在他眼里,是别有心机,他对她不好,在他眼里,还是欲擒故纵。 反正不管她做什么,在眼里,都是恶心人。 那好,安知夏挥挥手,这婚姻她不要好了。 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安知夏一甩衣袖要离婚,谁知道,不放手的,却还是那个男人……

标签: 婚恋
作者夕阳 类型青春 字数99214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我曾经爱过你》

我曾经爱过你精彩试读

怀孕了?

安知夏看着孕检单,犹豫了一整个下午,还是决定要将这个事情告诉自己的丈夫陆言泽。

尽管,他对她根本没有感情。

陆言泽嫌弃她烦,早就将她和家里的座机号码都拉黑了,她只能陆言泽的母亲柳琴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委婉的绕了一个圈子,最后让柳琴转达陆言泽,让他今晚务必要回家。

挂了电话,安知夏拿起孕检的单子,心情却有些沉重。

陆言泽那么反感她,不知道会不会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抬手轻轻抚着尚且还平坦的小腹,神色有些不明显的期待,或许……这个孩子,可以成为他们僵持的夫妻关系里的转机。

坐了一会,安知夏还是让家里的刘妈准备好了丰盛晚餐,等陆言泽回来。

可这一等,就是半夜。

安知夏趴在沙发上,困倦的等得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的之中,忽然感觉后背上压了一句高热的身体,熟悉的冷冽气味夹着浓郁的酒气一起袭来,她猛然惊醒,挣扎道:“陆言泽,你干什么?”

陆言泽向来不在她身上废话,没有定点怜香惜玉的摁住安知夏的后背,掀开她的裙子直接进入主题。

“我干的,不是你想要的吗?”陆言泽粗暴而无情,弄得安知夏生疼惨烈,“你搬出我妈,叫我今晚务必要回来,不就是想跟我玩这一套吗?”

安知夏疼得浑身乏力,可想着肚子里还有孩子,又咬牙拼命的挣扎起来。

可她越是挣扎,陆言泽压制她的动作就越是狠戾。

两个人动作不小,把本来已经休息了的管家刘妈都惊动了,打着手电过来看情况。

“安小姐,怎么了?”刘妈的休息室在餐厅还要里面的杂物室处,过来还要一段距离,不能直接看见客厅里的情况。

安知夏和陆言泽现在的情况,也不能让外人看见,不然她以后哪里还有脸面在家里待下去?

“没事,你……啊!”安知夏想呵止住刘妈,但陆言泽忽然的用力的弄疼了她,让她忍不住叫了声。

“安小姐?”刘妈还以为她受伤了,脚步更快了,手电的光芒都穿进了客厅。

安知夏脸色瞬间惨白,惶恐得身体轻轻发抖,仓皇喊了一句:“不要过来!”

刘妈脚步停了一瞬,却没有走,手电的光芒也一直都在,犹豫的问了一句:“安小姐,到底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报警?”

安知夏正想说话,陆言泽比她更快的开口,带着几分嘲讽:“是我回来了,我跟她,在客厅做正事。”

刘妈那边一下子就没了声响。

安知夏遍体发凉,心底一阵绝望。

陆言泽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颜面尽失。只要是能折磨到她,不管这个事情是不是连着他一起丢脸,他也要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做下去。

刘妈噤若寒蝉,不敢多说话的很快退了出去。

安知夏干脆也不挣扎了,像是一抹死灰,就那么趴在沙发上,任由陆言泽凌辱。

像是婚后半年的每一次那样,陆言泽折磨完她就收手,整理好衣物,就那么衣冠楚楚的要离开。

安知夏浑身虚软,勉强扯过揉得凌乱的裙子,挡住身体,嗓音沙哑得厉害的开口叫住他。

“陆言泽,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叫你回来?”

陆言泽身形挺拔的站在客厅正中央,落地台灯光芒温暖明亮,将他的身影修饰得更加帅气俊逸,微微侧头,露出一半精致俊朗的面容,眉眼冷淡而残忍。

“除了叫我回来上你,你还能有什么理由?”陆言泽侧眸盯着她,冷酷得不近人情,“反正你就这么下贱,难不成还能有什么正事?”

安知夏哑口,直觉一块大石头堵在嗓子眼,让她说不出话,只是一阵阵难受的发酸。

陆言泽冷笑着收回视线,只用冷硬的背影对着她,漠然的丢下一句:“以后别在我父母身上动脑筋,你用他们来压我,我不高兴。我不高兴,就只有拿你来发泄了。”

安知夏面色惨白的垂下眼睑,蜷缩起了身体。

她开始感觉到肚子疼……要命的一阵阵的抽疼。

但陆言泽没在回头看她一眼,修长的腿一步步迈开,头也不回的径直就出了别墅。

哐当一声响,别墅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安知夏的身体也随即从沙发上滚了下去,肚子真的太疼了……

她刚刚被陆言泽折腾了一番,本来就没了半条命,现在肚子剧烈疼痛,像是要把她的另外半条命,也一并卷了去。

腿间一阵濡湿,安知夏费力的伸手摸了一把,满目的猩红。

她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像是不明白手指上的东西是什么,过了好一阵,才深吸了一口气反应了过来,刚要刘妈带她去医院,下一秒又连忙收住。

刘妈是柳琴的人,她知道自己怀孕,陆言泽和他的父母也会知道,在她没确定陆言泽对孩子的态度之前,她还不能让他们知道。

安知夏用力的深呼吸,拼了命的忍着剧痛,给好友顾沛打了电话,让她打车过来帮忙。

一番折腾,安知夏进医院的时候脸色白得像是要当场死过去。

进了急救室,孩子是勉强抱住了,只是医生脸色不太好的说:“年轻人,别仗着身体好就作,怀孕了就收敛一点,别玩那么激烈,小心以后再也怀不上。”

安知夏垂着睫毛,白着脸说:“知道了,谢谢医生。”

医生板着脸走了,顾沛立即靠了过去,火爆脾气问道:“是不是陆言泽那个人渣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我他妈要弄死他!”

安知夏面色苍白,连一向明亮的眸子都黯淡了,静静看着顾沛,模样十分脆弱。

“沛沛,他还不知道我怀孕。”

顾沛愣了一下:“你还没跟他说?”

安知夏神色枯槁,像是被抽了灵魂的布偶娃娃。

“是他不想听我说。”

顾沛张了张嘴巴,却没说出句子来。

安知夏跟陆言泽两个人之间的僵硬关系,她很清楚,那个男人冰冷残忍,过分得简直不把安知夏当人看,就因为当初那一场骗婚,他就永远的把安知夏定位在了贱人和表子身上,顽固得堪比最臭的硬石头。

她默了一会,握住了安知夏的手,轻声问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陆言泽对你那么坏,这个孩子,你是要生下来,还是……打掉?”

展开全部
我曾经爱过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