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桃花不如你

外人说她歹毒阴险,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不说,还害得自己姐姐双腿瘫痪,脸上留疤。 丈夫一月一次恩宠,目的只是为了让她怀孕,好早日离婚。 好吧,这婚姻没有幸福,只有冷眼和折磨,那就离婚吧。 可当她将一纸离婚协议丢在他面前时,他却说:“老婆,我错了,求你不要丢下我……”

标签: 婚恋
作者夕阳 类型青春 字数1024430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十里桃花不如你》

十里桃花不如你精彩试读

初冬的第一场雪来得无声无息,而且铺天盖地。

但屋外的大雪,却一点也没影响到卧室里交叠的一对年轻男女。

后半夜时,身形修长而健美的男人毫不留恋的从女人身上站起。床头柔和的灯光落在他俊美却又过分冷冽的侧脸上,五官如同雕塑一般完美,也如石头一般冷硬。

“纪寒灵,你这个所谓的封太太,除了做封家的生孩子工具,其他的东西,你都休想!”

他没有再多给床上那个几乎昏死过去的女人一个余光,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数分钟后,他衣冠楚楚的从浴室了出来。

模样矜贵而优雅,丝毫没有刚刚淋漓尽致后的失态,修长的指尖里捏着一份文件,扉页上白纸黑字,是离婚协议书——

男人的手腕一抬,那纸页宛如冬日飞雪一般,冰冷无情的洒在还在蜷缩着身体喘息的女人身上。

垂下的眸子里满是寒冰一样的冷酷,极快的在女人身上一扫,没有半分波澜,漠然到极致。

转身,很快离开。

眨眼之间,屋子里火热的气氛消失殆尽,只有冬日里刺骨的寒冷。

纪寒灵细细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强撑着坐起身体。

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满床的文件,面无表情的一张张的将纸页捡起,整齐的摞好,然后拉开床头的一个抽屉,里面赫然已经整整齐齐的塞满了十几分一模一样的离婚文件。

每一份协议,在男方那一栏,都已经用黑色签字笔,签上了封靳言三个字。

纪寒灵淡淡的看了一眼,哑着嗓音低低的念了一句:“都快装不下了呢……”

他就那么着急,想要离婚吗?

顿了片刻,她将文件放在了另一边的柜子里,然后拖着浑身发软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外厅走去。

熟稔的翻出避孕药,水也不用,就那么生生吞下,好似故意要品尝这药的苦涩一般。

干燥的药丸顺着喉咙艰难的咽下,苦涩的滋味狠狠的弥漫到心底里去。

“封靳言,想生了孩子就跟我离婚,没那么容易……”

一夜的折腾让纪寒灵不得不请假休息一天来恢复体力,第二天才敢去工作。

也幸好封靳言就一个月就回来一次,不然她估计就在被他折腾死了。

才到公司,助手刘薇薇就一脸拘谨小心的靠过来,小声说道:“经理,店里来了一个不太伺候的客人……是程家的三小姐。”

纪寒灵脚步不由一顿,程家三小姐,程沛曼,封靳言最疯狂的追求者,自从前几天知道她跟封靳言两个人隐婚的事情之后,没少找她麻烦,没想到今天都找到她的婚纱店里来了。

“嗯,你去忙你的吧。”纪寒灵背脊挺直,收敛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进了里面的VIP区。

程沛曼穿了一件公主裙样式的婚纱,正在站在落地镜上尖酸的责骂旁边整理裙摆的员工,言辞间不过是嫌弃裙子料子不好,样式不好,给她换衣服理裙子的接待员粗鲁无礼。

“程小姐,既然看不上我们的店里的婚纱,您干嘛还要过来折腾这一遭?闲着没事,也用不着给自己和别人添堵吧。”

纪寒灵嘴角轻轻勾笑,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从容和淡定,三言两语间,就狠狠挫了程沛曼的锐气。

程沛曼咬牙切齿的瞪了纪寒灵一眼,扯出一个勉强扭曲的笑容。

“我给别人添堵算什么,总比某些人阴险歹毒,吃里扒外,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要算计,然后抢走未来姐夫的人善良多了。说起来那个亲姐姐可真是惨啊,被抢了男朋友不说,自己被害的双腿残疾,面部毁容,连国都不敢回。真是好生凄惨啊……”

她说着眼睛里不由得带着满是恶意的兴奋和报复。

这话里的每一个字,自然都是在骂纪寒灵。

说纪寒灵抢了她姐姐纪暖夏的男朋友,还害得纪暖夏车祸,残疾又毁容,躲在国外一年半不敢回来,而她却乘人之危,成了封靳言的封太太。

字字诛心,纪寒灵指尖有些发颤,脸上的笑容却不动声色。

结婚一年半,她受过无数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当初的脆弱和单纯,早就被这些刀子和尖刺磨成了百毒不侵的硬壳。

“是啊,这天底下,就是坏女人多,到处都是小三,搞得我店里都乌烟瘴气的。”

纪寒灵踩着高跟鞋缓缓靠近,纤弱的身体里爆发出不同寻常的气场,让程沛曼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肩膀。

“您身上的这件婚纱,我就送你了,您穿过的东西,我怕其他客人看不上了。”她语气清淡,轻飘飘的就反将了程沛曼一军。

程沛曼气得精致的小脸都歪了,她从小就养尊处优,从未受过气,绷不住就直接喊出一句狠话。

“纪寒灵,你别得意!我告诉你,靳言已经答应了我跟你一离婚就娶我!我今天来试婚纱才不是试着玩的,都是为了我和靳言的婚礼做准备,一会靳言也会过来呢!”

纪寒灵捏着手包的指头用力的收紧,心脏缩紧,脸上笑容不变,淡淡的回了两个字:“是吗?”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不以为意的两个字,彻底将程沛曼的小姐脾气气了出来,她指着纪寒灵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等着,然后摸出手机给封靳言打电话。

表面上表情跋扈嚣张,其实心里虚得厉害。

她这次过来,其实只是来找纪寒灵不痛快的,刚刚的话,全是她胡诌的,封靳言对她的态度爱理不理,根本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不过事情现在被她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把戏演过去。

只是让她诧异不已,又兴奋万分的是,听她说完前因后果后,封靳言只沉默的顿了一秒之后,竟然真的答应过来了。

狂喜的挂了电话,程沛曼跋扈的气焰几乎冲破了婚纱店的天花板,趾高气扬道:“纪寒灵,靳言马上就会过来给我撑腰了,你现在给我好好倒个歉,让我高心了,兴许我一会我就帮你在靳言面前求饶几句。”

纪寒灵下意识的掐紧手指,骨节泛白,微微垂下睫毛,挡住眼底的光芒。

隐藏在红色口红的发白嘴唇轻轻开合,出声之后依旧还是那么清淡的两个字。

“是吗……”

尾调轻轻拉长,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哀伤。

他,真的要过来了吗?

展开全部
十里桃花不如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