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宠暮婚

曾经,人人都以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她是他的手中至宝,心里唯一。 然而在他求婚之时,她却为了另一个男人决绝离开,留下一句:我配不上你。 她的抛弃折磨了他三年,让他从一个阳光温暖的少年,变成一个阴郁冷酷的男人。 久别重逢,高高在上的他将她肆意的践踏凌辱,面对她的哭求,他仍是心如铁石。 还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做梦。你敢让我三年生不如死,我就让你这一辈子都不好过。

标签: 婚恋 总裁
作者芝麻开心 类型言情 字数73667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朝宠暮婚》

朝宠暮婚精彩试读

室内冷气开得有点低。

站在位于K市黄金地段的HOG现代概念大厦前台,周围都是神色匆匆的精英白领,辛宛尽量不惹人注目的跺跺脚,好让有点冰凉的脚底回暖。

这时,妆容精致的美貌前台终于放下电话,对他微微点头,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辛小姐,宫总同意了您的接见,请跟我来。”

辛宛应声跟上去,心里紧张不已。

说有预约是她骗前台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联系上那个人。

当然,前台也是不相信的,壮着胆子问了秘书处的人,秘书处的人又壮着胆子问他。

没想到,他还愿意见她。

从前台到接待几经易手,辛宛终于被秘书带进了位于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打扮干练的秘书敲门:“宫总,辛小姐到了。”

里面的人没有说话,就在辛宛以为他可能不在里面的时候,一声淡淡的“嗯”传了出来。

辛宛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感觉心脏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秘书礼貌打开门:“辛小姐,请。”

“……谢谢。”

辛宛极力保持平静,对他点头回礼,然后走进了比外面的气温更低的办公室。

超强化透视玻璃门在身后缓缓合上,她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里面的人。

那天的天气并不算好,但这顶楼位于30层,近百米的高空没有任何遮挡,再加上室内设计之类的因素,她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背对窗子的那个人的脸。

他正好也抬起头,原本就立体的五官在光影交织下仿佛雕刻一般,修长白净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笔,淡红色的薄唇微微挑起,似乎很高兴见到她。

但是,辛宛知道他不高兴。

因为他那双眼睛里没有丝毫笑意。

面对这双陌生又熟悉的眼睛,辛宛的嗓子有点发颤:“……宫泽。”

他闻言微微一笑,手里的笔“啪”的一声砸在桌子上,辛宛的肩膀也跟着一颤。

“辛宛,”他站起身,高大挺拔的身影挡住了光,“别来无恙。”

他一步步的走过来,辛宛特别想逃跑,但是想起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她只能站在原地。

“别来无恙……预约的事,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她拽紧包包带子,有点无地自容,“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宫泽停在辛宛面前,带来的寒意激得她手臂上浮起一层小疙瘩。

他轻笑,笑声里带着不加掩饰的鄙夷:“三年后的再会,你就穿成这样来见我?”

“对不起。”

辛宛知道自己这身旧款巴宝莉入不了他的眼,但这是她目前最好的一件衣服。如果今天的目的没有达到,她大概连这件衣服也要卖掉了。

他又笑了一声,这回的语气是愉快的:“看来徐离轩对你也不怎么样嘛。”

“额……”辛宛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

宫泽忽然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猛地抬起来,逼她和他对视。

辛宛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拽住了他的衣襟,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这也是在三年过后,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这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

他变了。

虽然他的容貌还是和以前一样,可给人的感觉到底是不同了。

以前的宫泽不管怎么穿成熟的衣服,那张脸看着都是一个大男孩,但是现在,他的眼神微凛,举手投足都带着唯我独尊的气势。

也对,毕竟是带领HOG财团问鼎高新领域、K市身价最高的宫氏总裁,再怎么年轻,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这样的姿势让辛宛很不自在,松开衣襟改去推他的手:“我有事拜托你……”

话音未落,宫泽忽然把她搂在怀里,薄唇就压了下来。

辛宛惊慌的推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要这样!宫泽,我已经结婚了!”

“哼,结婚。”宫泽直起身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

他走到一旁,拉开高档酒柜拿出一瓶洋酒,自己斟了一杯,倚在吧台旁看着她:“你来找我,不就是为远洋集团求情么?”

她战战兢兢的回神:“……是的,我们的远洋跟你的HOG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收购后也捞不到什么油水,不如你放远洋一条生路好吗?我们可以给HOG让利,也一定回报你的恩德!”

宫泽微微一笑:“放过远洋没什么难度,但我不要‘你们’的回报,我要‘你’陪我上床。”

辛宛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宫泽慢条斯理的摇晃着水晶酒杯,眼神邪魅的看着她:“你该不会还跟以前一样天真吧?以为欠我一个人情,就能让我为你做任何事。”

“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我们之间的事能不能放一放……”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宫泽打断了她的话,他轻抿一口酒,言语轻亵,“我跟你谈的就是生意。要么陪我睡,要么破产,你自己选。”

辛宛眼睛一酸:“宫泽,你能不能……不要说这种话……”

这样轻贱人的话,一点都不适合他。

“不愿意就滚吧,我很忙。”他随手按了墙上的通话键,“来人,送客。”

“宫泽,我……”

秘书开门进来,对她说道:“辛小姐,请。”

辛宛看着宫泽,他轻轻摇着手中的水晶酒杯,眼里映着琉璃样的神采,只是再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她知道,这次会面已经结束了。

除非她给出宫泽想要的那个答案,否则他是不会理她的。

可是宫泽,那种荒唐的要求,你怎么说得出口?

跨出概念大楼后,想起那么陌生的宫泽,辛宛再也忍不住,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们曾经是那样的相爱啊,但人事无常,辛宛承认是自己对不起他在先,可是如果没有那件事——

如果能够回到三年前,她绝对不会参加那场聚会,也绝对不会离开宫泽。

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她已嫁为人妇整整三年,如今的辛家岌岌可危,她再也不是过去的辛宛,而宫泽也不是过去的宫泽了。

擦去脸上的眼泪,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她就去最近的公车站乘车买菜。

不管生活怎么艰辛,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展开全部
朝宠暮婚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