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气小农民

回到农村的小刁民,为惩治村霸,遭陷害落水,谁知却启发异能,掌握农经!从此画画符,种种田,山水之乐在其中。美女少妇、绝美校花、漂亮经理?统统拿下!

标签: 农民
作者摇头晃鸟 类型青春 字数351070字
总浏览25522 总阅读19298 总收藏25403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邪气小农民》

邪气小农民精彩试读

晚上的西村后湾,凉风吹过草地。

李恒扛着锄头在路边一晃三停的走着。晚上在河滩的承包地上刚刚忙完,李恒又和邻边田的几个村里兄弟坐着嗑了几斤瓜子,喝了几盅。这会儿酒劲儿上来,李恒也就越走越散漫。

村里的夜晚非常安静。这几年有说要修水泥路了,但是迟迟不见人,这通往河滩的土路也就继续土着。

李恒的河滩承包地离得有点远,走了十几分钟,李恒才听到了熟悉的滔滔洛水的声音。

然而李恒刚下了堤坝,就看到拐弯的地方停着一辆小轿车。

看了看车标,居然是上海斯柯达的明锐!

李恒记得这车有十八万啊!在穷得可怜的村里,几乎没有人买得起!

而全村里有车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在县里有生意做的马奔。

李恒挠了挠头发,这老小子不是平常都在城关镇里面跑吗?今儿怎么回村了?

还没走进,李恒就发现车在不停的摇晃,一阵阵隐隐约约的女子娇喘的声音把李恒这个初哥儿惊呆在地!

李恒悄悄走到车边,半遮掩的车窗里传出了再清晰不过的娇喘!这一下子让李恒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热血燃起!还没碰过女人的他哪经得起这样的挑逗?

李恒借着月光看进去,里面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正在胡天胡地呢。李恒已经听出来女人的声音了。她是马奔的老婆,张秀花!

只是当李恒把男人看的七八分清的时候李恒惊呆了!

不是马奔.......

居然是李浩杰!

张秀花是村里有名的俊姑娘。漂亮自然是不必说了,她最为人背后意淫的就是胸前的那一对沉甸甸的肉肉。

村里的婆娘们村头河边闲聊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提起她那一堆木瓜似的胸膛。话里话外的那股子酸劲儿真得是藏不住。

李恒当然是也想过的,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这张秀花出了名的势利眼。这不,就嫁给了村里最有钱的马奔。

只是李恒想不通张秀花怎么和村长家的儿子搞上了,李浩杰比起马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马奔可是附近村子都有名气的大款。

“怎么样?爽不爽啊?跟马奔那个憨货怎么样?”似乎已经渐入高潮,车里的动静儿渐渐停了下来。随后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和不断扔出车窗的带着异味的纸团。

“你这死鬼啊!”张秀花一阵笑骂,心满意足的说:“马奔那个家伙天天在外面吃喝玩乐,早就虚了,哪里比得上你这样的宝贝啊!”

“哈哈!”听到张秀花的话,李浩杰满意的连连点头。随后他说:“不过我就纳闷了啊,马奔这家伙在外面女人不缺,怎么还是往那个寡妇家里跑?”

张秀花闻言就不高兴了。她说:“哼!还不是吃不到豆腐,这心里跟火哄似的。呵呵,他既然偏要去搞寡妇,就别怪老娘给他戴绿帽子了!”

“嘿嘿.....其实啊,不只是马奔去了,我爹也去了。这骚寡妇,把咱全村的男人的魂都给勾走了啊!”李浩杰垂涎欲滴的说,那快滴拉出来的哈喇子吸溜吸溜的。

张秀花冷笑着说:“哼,骚寡妇这次恐怕是顶不住了!我可是看到马奔去准备了催情药的。不过这样也好,那骚寡妇,我早就看不惯了!一个骚女人,还装的跟个圣人似的,这次看她怎么办!呵呵,温梦茹啊温梦茹,看你还怎么如!”

李恒听罢火气大起!他还以为是谁呢,居然说的是温梦茹!李恒恼怒的抡起了锄头,一锄头砸在车窗上!

只听砰的一下,车窗的玻璃碎成了渣子!里面还准备亲热的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张秀花颤着嗓音说:“谁?是谁!”

李恒这时已经拖着锄头往村里跑了!他心急如焚的一边跑,一边骂着:“马奔!李老有!我日你们的祖宗!温嫂子要是出事了,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

西村里的寡妇有好几个,但是说起寡妇,人们想到的就是温梦茹。她不是本地人,是外地嫁到村里的。然而就是这个外地女人,把全村的女人都给比下去了!

那漂亮精致的小脸,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还有白白的皮肤,都让十里八乡羡慕极了!尤其是她很有文化,修养好,从不骂人。这份沉稳到了人前就没有人不夸的。

但是自古美人多命苦,温梦茹才嫁过来三四年,她丈夫就再也没回来。听说是在工地上摔死了,也有说是被卖猪仔了的。于是,温梦茹就成了一个寡妇。随着日子的逐渐无情摧残,温梦茹也就成了人们口中的寡妇了。

人们都觉得温梦茹该改嫁走了,但是温梦茹却一语不发的留了下来。她还当了村里新盖起来的希望小学的老师,也是唯一一个老师。

李恒是村里爹妈没有,亲戚不爱的混小子,从小吃百家饭。全村的人都不喜欢他,但是温梦茹却总是帮助他。这让李恒的心里一直把温梦茹当做自己最亲近的人。当然了,某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心思,李恒也有。

一路飞奔到温梦茹的家门口,李恒就看到了温梦茹九岁的傻儿子铁栓在沙堆旁边玩沙子。

“小.....小恒哥?我.....我在挖家!你看,一个房间,两个房间......”

李恒根本不管这些,他急急的问:“你咋在外面?都谁在屋里?”

“就......村长和一个胖子。说是要看我妈........他们叫我为我妈盖房子。”这傻小子一边说还一边笑。

“他妈的!”李恒恼怒的扛起早丢了铁锄头的木棍,一脚踹开大门杀了进去!

屋大门没有关,李恒看了一眼就要发疯了!只见房间里,村长李老有按住了温梦茹,旁边的胖子马奔都开始脱裤子了!温梦茹在不断的挣扎,但是显然没什么用。

“他妈的,你们两个驴日的!”刘恒抄起他那根锄头的木棍,冲上去一棍子砸了上去!

这一下把正准备脱裤子的马奔打得踉跄的倒在地上,那大脑门上马上擦出了一道血迹。

马奔回头,吓得那小兄弟都缩回去了!

要说刁,全村就李恒这愣子最刁。这小子从小就能打,性子又野,全村就没不怕他的。

“李恒.....这都是误会........”李老有害怕的收回了手,拳怕少壮,他虽然还没老,但是这身子骨也扛不住李恒这小子啊!

“我误会你姥姥!”李恒抄起木棍就砸了过去!

展开全部
邪气小农民目录
小说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