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商手记

我是个奇物商人。 普通人避之不及的东西,我都能收! 闯阴宅,挖孤坟,收奇物…越是诡奇阴祟的东西,我就越喜欢!

标签: 恐怖 悬疑 乡村 灵异
作者米团子 类型悬疑 字数214604字
总浏览1105 总阅读555 总收藏626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鬼商手记》

鬼商手记精彩试读

我叫赵九,今年二十六岁。

我继承了家族世代传承的职业,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奇物商人之一。

所谓奇物商人,说白了就是贩卖那些有灵性的古物。

乍一听,好像和古董商也没什么区别,但只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我们这个行当是多么的凶险和诡异。

我们做的,可都是刀口舔血的买卖,稍有差池,轻则半身不遂卧病在床,重则丢失性命,甚至后代跟着一起遭殃。

所以做我们这行的,不仅要看你的真本事,而且还要看你有多大的胆子,敢不敢拿自己的命去换票子!

如果不是祖上传下来的职业,我是说什么都不会干这一行,不过还好,我的祖上积蓄够多,到我这一代,就算一个奇物都不收不卖,依然能够潇潇洒洒过一辈子。

所以我开门也基本没生意,我就仗着家里还有些积蓄坐山吃空,经常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来。

不过今天却真是见鬼了,天都还黑着,店门就被人砸响了!

“九爷!救命哇!快开门,出事儿了啊——”

老子这古董铺啥时候成了救护站,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敲啥敲!这还没到开门时间呢,天亮了再来”

我翻了个身,不耐烦地用被子捂住耳朵。

“哎哟俺的个娘诶!再晚些人就没了,九爷你开开门哇!”

敲门声越来越大,我气得一个挺身,走到门前去拉门栓。

这人没料到我突然开门,咕咚一下就滚了进来,额头狠狠地磕在地上。

“得了吧王开子,九爷我受不起这大礼!”我嘴上这么说着,也没打算去扶。

这是镇北的王开子,平时游手好闲,喜欢贪小便宜,前些日子才娶了媳妇儿,之前逢人就发喜帖,结婚当天就站在门口收红包,小于两百不让进。

我对他的印象不是很好,因为当时他来过铺子上发喜帖,还明目张胆地向我要店里的物件,不给就骂骂咧咧,出去跟人说我小气。

没想到现在倒来求我帮他。

“得,大清早地来敲门,到底是什么事?”我不耐烦地问道。

王开子目光呆滞,没听见我的话。

咚——

我用手敲了几下桌面,王开子这才回过神,脸色惊恐地说道:“九爷,俺媳妇儿她,她被鬼附身了!”

“说什么胡话,这世上哪儿来的鬼?”我们做奇物商人的,只信物有灵性,那些悬乎诡异的事全当是意念在搞鬼,如果干我们这一行信鬼,那早特么被吓死了。

王开子一听我反驳,整个人像打了鸡血,倒豆子一样把他见到的事说了出来:“是真的!原本我也是不相信,可是这几天大早,俺都会发现床上有好多土!俺媳妇儿手上和脸上全是土!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直到昨天晚上…”

他顿了顿,声音颤抖地继续道:“昨天晚上,俺就看着她突然起床,坐在镜子前面自言自语,怎么叫都没反应,一直往脸上涂胭脂,还有,还有她的眼睛全是白的,涂完就蹲到后院挖土…”

我坐在雕花圆椅上,给自己沏了杯茶。

“没去看过医生?”我随口一问。

却见王开子扭扭捏捏地,脸色蜡黄,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没带她去?”我问道。

他嘴唇嗫嚅了几下,这才支支吾吾地说道:“俺就觉着..她这是遇上了脏东西,医生治不了她,还是得九爷您…”

“得了,王开子,你咋确定她是撞邪了不是梦游?你不把话说完咯,九爷我是没法帮!”我把茶盏子往桌上重重一放,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王开子明显是话说一半藏一半,想把我搪塞过去了好帮他祛邪消灾。

我们奇物商人虽然不比阴阳先生,但我们经常与奇物打交道,很多古物带有邪性,所以我们自身也有一套驱邪消灾的本事,这算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不然的话,收了奇物也是无福消受。

十里八村都知道我这祖传的本事,所以他王开子有事会第一时间找到我。

要我说,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果然,王开子被我点破心思,头上冒出冷汗,连忙道:“别!九爷,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俺媳妇儿才那样的…”

“什么那个,说清楚!”我皱紧了眉毛。

王开子嘴巴张开了又合上,被我狠狠瞪了眼,浑身抖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是…是那个胭脂盒子,俺是那猪油蒙了心哇!前几天去山里头给阿娘烧纸钱,旁边碑前边搁了个官窑的胭脂盒子,俺瞅着姑娘家应该喜欢,就顺手给捡…捡回来给媳妇儿,她当时还夸我对她好哩!”

好你个王开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往里闯。

这给先人的祭品也是能随便碰的?

我冷笑一声,说道:“王开子,你是把我当傻子玩儿吗?死人的东西你也敢随便拿,恐怕这胭脂盒子不是包了金,就是镶了玉吧?”

王开子被我戳破了心事,整个人也泄了气,恳求道:“九爷,什么事儿都瞒不住您的慧眼,俺是看着那盒子怪精巧,趁人不注意就拿了。但是清惠…清惠她是无辜的哇,九爷您一定要救救她啊——”

说完,王开子双膝一弯,作势要跪,我立马伸脚止住他的动作,低声道:“先带我去看看情况。”

我按照做这行的规矩,给祖辈供了三柱香火,取了黑狗牙、糯米和护身符才跟着王开子出门,他走得很急,原本要半小时的路程一刻钟就到了。

他家院门上还贴着鲜红的“囍”字,我跟着王开子到了屋内,他很快就取来了那只官窑的胭脂盒。

盒子釉面呈蓝绿相间的麻点纹,其上流淌有红点,釉面的细小纹片均开,自然形成山岚云气、孔雀尾羽的形态。底部印有“道光年制”的描金篆书,我一眼就看出这是只道光年间的官窑炉钧釉。

倒也奇了,炉钧釉官窑在雍正、乾隆两个时期特别盛行,还是头一回见道光年间的。

这样的炉钧釉,不说是孤品,倒是称得上是珍稀物件,真的会有人随便放在坟间墓碑前吗?

“九爷,这…”王开子有些沉不住气。

我摇摇头,继续观察。

从外表看,盒子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我戴上手套,小心翼翼揭开盒盖。

里面是朱红色的润滑脂膏,一股清甜的山茶花香扑面而来,可其中还混着股说不出的味道,有石榴、苏房木,还有…

腐烂的味道!

我关上炉钧釉,看向王开子,这时才发现他的双手又红又肿,他见我抬头,急忙问道:“怎么样了?”

“王开子啊王开子,总有一天你会害死你自己!这盒子究竟是怎么来的,恐怕我不点明你也很清楚吧!”

说谎话,是要用无数个谎言来掩盖的!

王开子的眼神有些躲闪,回道:“这是什么话!九爷,这盒子当然是俺捡来的…”

“你倒是机灵,知道我赵九开张的‘三不’,一不接偷窃来的古器,其二不接背信弃义者的单子,三是不接大凶大戾的异器,这‘三不’你就给占了俩,你要九爷怎么办,怎么帮?九爷我这里可没有必须帮忙帮到底的规定,这活儿我不揽了,你请自便!”

放下炉钧釉,我起身就往外走,王开子见我态度坚决,赶忙堵在门前拦着,哀求道:“俺说!俺所有都说了,九爷您别走,千万别走哇,俺媳妇儿还躺着的,要是之后再这样折腾可咋办啊!”

我没有说话,静静看着他,心里特别不爽。

“那盒子的确不是俺捡的,是从棵大柳树下挖出来的!前些天俺在河边闲逛,就瞅着有个人在柳树下埋东西,等他走了后俺就过去扒拉那土,就挖出来这么个盒子。”王开子越说越小声,两只红肿的手都在颤抖。

听完,我问道:“那棵柳树下面还有其他东西吗?”

王开子摇摇头。

这时天已经透亮了,我看了眼时间,继续道:“带我去柳树那边看看。”

我把炉钧釉用红布铺满糯米裹着,打包揣进了兜里。

走之前,还给了王开子一串五帝铜钱,让他给自家媳妇儿戴上。

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着点总是好的。

展开全部
鬼商手记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