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相逢应不识

十九岁时,一场交易。 以为是一锤子的交易,他却从此缠着我不放; 是他照顾我,疼我,宠着我; 也是他羞辱我,刺激我,将我喜欢老师的事情曝光出来,让我身处舆论的洪流中,不得不狼狈离开。 我恨他入骨,却也抑制不住自己对他的疯狂思念。 念念不忘,必有内伤,再见到他时,我和老师在一起,而他已是闺蜜的男人。 他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日日用各种方法把我压榨的干干净净。 我说:“南望,你放了我吧,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看着我:“你叫轻轻,我叫南望,此情难忘,我都放不过自己,又如何能放掉你?” 【梦里繁华落尽,此情未央,此意难忘,弦虽断,曲犹扬。】

标签: 都市言情
作者慕七 类型青春 字数585142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纵使相逢应不识》

纵使相逢应不识精彩试读

房间里很昏暗,我就感觉到那个男人捏紧了我的肩膀,然后一下子把我压下来。

我浑身一个激灵,没有被他挑逗起来的欲望,反而胃里翻涌,差点吐出来。

他开始对着我动手动脚,陌生人对我的触碰,让我浑身没有一处是舒服的。

我仰头,咬着嘴,鼻子发酸,努力把想流出的眼泪咽进去。

一切的缘由,皆因三天前而起。

那时学校刚放完运动会,我和室友林慧才回寝室,就接到大伯打来的电话。

边寻思着这常年不打电话的大伯有何贵干,我一边接了电话,“喂,大伯,什么事啊。”

“轻轻,你爸出车祸了,赶紧回来!”

我脑子停顿了一下下,然后里面就炸开了,“大伯,你……你说什么?”

“你爸出车祸了!”他声音陡然变大,急促地说:“赶紧,赶紧回来!”

“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我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行李,林慧瞧见我表情不对,问我怎么了。

“慧慧,我爸出车祸了,下周的课都不能上了,帮我请假吧。”

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口气里浓浓的哭腔,她吓一跳,忙问:“你家不是在镇上吗,现在都傍晚六七点了,没去那的大巴了。”

我这才想起来没车,急得把头发挠成一团,她立即往外面走,在门口说:“我下楼给你找找,看有没有出租车,一会西门见,你赶紧收拾东西!”

她打开门走了,我也立即把一两件衣服,钱包和洗漱用品塞进包里,查看了一遍,匆匆跑下楼,出了寝室楼,直奔西门,就看到林慧正低头和一个司机说着什么。

“林慧!”我喘着气叫了她一声,跑到她旁边,她二话不说开了后门让我进去坐,“到了给我打电话!”

车开了,我在里面和她挥挥手,木然地搂着自己的包,想哭,又哭不出来,大开的车窗灌进晚风,冷得我脑子清醒了些。

我妈死得早,一直我爸养我。他不称职,吃喝嫖赌,可好歹也把我养到了十九。

我从前也不是没咒过他死,可今天他还真就出车祸了,大伯让我赶紧回来,很有可能就是交代后事的。

到最后,我还是在车上哭了,双手合十,跟个虔诚的佛教徒,祈求老天救我爸一次。

一共坐了俩小时,到地方,车里我就看见大伯在路口等我。

“大伯!”我下车就往他那跑,他见着我,攥着我胳膊往里走,“快点,你爸可能不行了!”

不行了?

我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任由他拉着我进了医院,浓烈的消毒水味刺激我的眼睛,没见着爸呢,眼泪已经哗哗的。

“壮志,轻轻回来了。”

进了病房,大伯立即说了这句,我都不敢看我爸被撞成什么样子,只敢瞧了他一眼,他半个头都被纱布绑着。

“轻轻。”

他在床上,息如蚊蝇地来了这么一句。

“爸。”

我坐椅子上,紧紧握住他的手,已是泪如雨下。

展开全部
纵使相逢应不识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