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

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去,却没想到……表妹去她家给葬礼帮忙,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诡异起来,没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忽然间发现,楼上的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看来想弄清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儿了……可惜我不会!所以我要讲的是,招来一只厉鬼的经历,别提多酸爽了!

标签: 灵异
作者裸羊 类型网游情缘 字数1452580字
总浏览7037 总阅读5119 总收藏5049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招魂》

招魂精彩试读

那天我下班回家,表妹就指着茶几上的一个小包袱对我说,这是楼上老太太的金首饰,要在我们家寄存一段时间。

当时我就懵了,打开包袱一看,十几件戒指项链之类的首饰,多半斤重,按照当时的金价,少说值个七八万块钱,我赶忙问表妹,这是什么意思?

表妹说下午的时候,楼上老太太挎着小包袱来做客,哭哭啼啼的说自己的儿女不孝顺,时常偷她的首饰卖钱,所以她想让我们帮忙保管一段时间。

表妹说完我就急眼了,问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么简单的骗局也看不出来?

我是外人地,只是在省城上班所以租了房子,和楼上老太太的交情,仅仅是见面喊个阿姨好,就算把首饰埋进小区花池里,也比藏在我家,更让她放心吧?

我抓起小包袱准备还回去,表妹却很委屈的解释,那老太太哭的太可怜了,老伴死的早,没有依靠的人,所以表妹才一时心软,答应帮她保管,而且老太太立了字据,应该不可能反口诬陷。

表妹把字据递给我,条条框框都标注清晰,可我还是有些虚,就让表妹上楼陪老太太好好聊聊,趁机把首饰还回去。

表妹很为难的说,下午的时候,老太太差点给她下跪,现在还回去肯定还要搞这一出,还不如等上几天,找个要回老家的借口还给她。

我权衡一番,只好答应了,毕竟谁也扛不住老太太给你下跪不是?

可俗话说的好,怕什么来什么!

第二天我上班的时候还提心吊胆的,生怕那包金首饰出问题,下午五点多,表妹就慌慌张张的跑到公司告诉我,楼上老太太去世了。

当时我心里一哆嗦,以为老太太用生命演绎了一场骗局,可我手里有字据,真想不出她怎么骗我!

我问表妹,老太太怎么死的?

表妹说不知道,只是听见楼上传来哭声就去看了看,得知死讯便赶忙通知我。

和几个同事商量这事,他们说应该不是骗局,搞不好真是个巧合,最好的办法就是按兵不动,如果老太太的儿女不知道这件事,那些首饰就归我了。

暂时理不出头绪就让表妹先回家,我挨个找朋友询问。

那可是死人钱,借我个胆子也不敢据为己有,可直接还回去,又怕那老太太的儿女泼脏水,虽然有字据,可谁也不想惹上麻烦呀。

接连问了几个朋友,我便给表妹打电话,让她把首饰和字据从柜子里翻出来,对照一番,等我下班就去还给楼上,身正不怕影子歪,这种事拖得越久越麻烦。

心里装着事,没等到下班就跑了,可回家之后,表妹却说她已经还了,笑眯眯的告诉我,她惹出来的麻烦,自己会解决。

我问那家人有没有为难她,表妹说非但没有为难,反而很开心的要送她几件,不过她没要。

我松了口气,摸摸她的头表示赞扬,顺口开了个玩笑,就说早知道这样,你真应该留下,全融了打条狗链子,将来拴你男朋友。

我刚说完,就发现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怔怔的没有接话,我心头一颤,板起脸问她,到底有没有还回去?

表妹急了,说我如果不相信,可以上楼去问。

我立刻做出要出门的姿态,她没有阻止,只是红了眼眶,泫然欲泣。

表妹叫文静,出生不久就没了父亲,她妈将她扔家我家就消失了,我眼睁睁的看着文静从两个巴掌大的小婴儿,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可以说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就是我了。

文静是个乖孩子,这次趁着高中毕业来省城找我玩,洗衣服收拾家就不说了,每天还将做好的午饭送去公司,温顺又可爱,她一掉眼泪,我就信了多半。

而且我也不能上楼求证,指不定我多句嘴,反而让那家人起疑心。

软言细语的哄了半天才破涕为笑,文静乖乖的去做晚饭。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实际上,这只是开始。

照当地的风俗,人死后还要在家停灵几天,也就说那老太太的遗体,就在我们头顶,这让我挺腻歪的,可更腻歪的还在后面。

回家时还没有哭声,到了晚上七点多,老太太的女儿便凄厉的哭嚎起来,时不时还喊两句,妈,我好想你,你快醒醒之类的话。

我心说这大姐有病吧,真醒过来,还不得吓得你求她再死过去?

哭声彻夜不停,搞得我和文静第二天起床,都能看到彼此的黑眼圈,可那大姐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第二天夜里照旧哭啼,凌晨两点,吵得我实在睡不着,只好满腔烦躁的在客厅做运动,没一会,文静也从卧室出来,穿戴整齐,说是她有办法,让我回去睡觉便独自上楼去了。

几分钟后,哭声消失,我正纳闷她是怎么做到的,文静便发来短信说,哥哥你还要上班,早点休息,我陪她谈心,今晚不会哭了。

真是个聪明的小丫头,只是委屈她了,可文静还能在白天补觉,我却连续折腾两夜,当时也顾不上其他,眨眼间就睡着了。

起床之后就去上班,中午文静送来午饭,比之前好吃了许多。

我问她昨夜的事,文静说老太太去世当天她就帮着干了点活,大家都熟悉了,昨夜过去,便陪那哭嚎的大姐谈心,说了自己的身世,反倒换大姐安慰她。

因为还有其他人在守灵,俩人在卧室聊了会就睡着了。

我问她,楼上停着尸体,夜里有没有闹鬼?

文静说我真讨厌,就知道吓唬女孩子。

我还真不是吓唬她,办过白事的人应该知道,过世的人最忌讳沾到亲人的眼泪,会让亡者不忍离去的,那大姐趴在老太太的遗体上哭了两天

如果这世界上真有鬼,她肯定把她妈哭回来了。

我想劝文静不要再去,可看她一副热心的样子,犹犹豫豫还是没有张口,而且灵堂里还有其他人,他们都无所谓,应该是我多心了。

接下来,文静每晚都上楼陪大姐,俩人还挺亲密,大姐送了她几件衣服和首饰,而文静每天送来的午饭,也开始翻着花样的精致,我心说那大姐死了老妈,居然还有心思指点文静的厨艺?

过了三天的中午,我就劝文静不要太下功夫,这几天她也挺累的,我随便吃点就行了。

很平常的一句话,文静却红了脸,支吾两声便落荒而逃,搞得我目瞪口呆,感觉文静当时的慌张,就像早恋少女被家长抓住了一样!

文静长的挺漂亮,人又单纯,是那种老人一眼就会满意的乖儿媳妇,再想到那大姐送给文静的首饰,我觉得八成是给自家的子侄相中了。

老子辛辛苦苦种了十八年的白菜,也没人打个招呼,冲上来就要拱,差点把我给气死,而且那些金首饰都是十几年前的土掉渣样式,摆明了欺负文静没见过世面,所以我必须得阻止他们。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来不及了,文静从十一岁开始就给我做饭,从没有这几天的好吃,显然是费了心思,搞不好与她眉来眼去的,就是楼上守灵的某个男人,文静做给他吃,捎带给我送了一份。

于是我更加烦躁,想起了小时候我家隔壁那孙子要抢我的玩具车的事,当时我就把那孙子推泥沟里去了。

那天下班之后,我气势汹汹的回家,打定主意要搅黄他们,文静才十八岁,过完暑假就去上大学了,于公于私,我不允许她谈恋爱。

那一天,也是老太太出殡的日子,原本文静想去送葬,却被大姐阻止了。

我到家后,便看到她裹了条薄毯子,蜷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最近几天一直下雨,还以为她送午饭时着凉了,就问她哪里不舒服。

听到我的声音,文静艰难的爬起来,嗓音发颤的对我说:“哥,我好难受。”

这时候我才发现文静的脸色很不正常,发烧的人应该满脸通红,可她却是双颊腾起两片红晕,眼神迷离,很像吃了那种药的模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随即便感觉天崩地陷,觉得那大姐不让她陪着出殡的原因,就是为了给她下药,让某个男人把她糟蹋了。

我想掀开毯子看看,却害怕看到她赤裸的身体和被人撕碎的衣衫,心脏砰砰的跳动,整个人都有些发软,根本不敢想象如果真发生那种事,文静能不能振作起来,她的性子有些软弱,是那种逆来顺受的女孩,一个想不开就完蛋了。

就在我担惊受怕的当口,文静小声说,哥,我好冷。

她伸开双臂求抱抱,毯子滑落,露出了有些褶皱却完整的衣服,我顿时松口气,才发现后背已经湿透了。

摸她额头,很烫手,我说咱们去医院吧,文静撒娇似的哼了一声,说是不想去,先测测体温。

找温度计的时候,我打给一位很要好的朋友,让他开车过来,如果高烧不退就直接去医院,朋友却说他正和一位老中医吃晚饭,不如请他过来,比去医院方便多了,我说那样最好。

把文静抱到床上,我说,来,咱们测个体温。

我的意思是让她自己弄,却没想到她抓着我的衣角不撒手,闭着眼,点点头便没了动作,我拿着温度计比划两下,无论从领口塞进去还是撩起衣服,好像都不太合适哈,虽然这丫头八岁之前,都是泡在盆里让我给她洗澡,可现在毕竟十八了呀,当年我敢穿着开裆裤上街,难道现在也敢?

我就说,这么大丫头了,怎么还没羞没臊的,快起来自己测体温。

文静嗔怪的瞟我一眼,拖着很重的鼻音嗯了一声,满脸的不乐意,可还是慢吞吞的爬起来,却没接体温计,微眯着眼,双颊羞红,揪着我的衣服,小脑袋往我脖颈里靠,当时我还想,生病的女孩都这么黏人?可随后却吓了一跳。

就像刚生下来的小奶猫跟主人撒娇似的,文静居然吐着小舌尖在我脖子上点来点去,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脖子里痒痒的,就让她别闹了,赶紧躺好。

紧接着,有只不老实的小手往我裤子里探去,我赶忙按住,这时才发现文静喘息粗重,闭着眼,湿润的双唇滑过我的脸蛋,马上就要凑到我嘴边……

展开全部
招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