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家仙

所谓的家仙,既民间对有灵动物的崇拜。是亦妖亦仙的灵异!如果信奉他们,就会得到福佑!但如果冒犯了他们……5岁那年,我被骗吃了黄大仙的肉,结果遭到黄二太奶的报应,从此妖魔鬼怪如影随形,凶灵恶煞、千年树妖、狐仙鬼妖,邪灵魑魅......层出不穷。而黄大仙告诉我,若是想活命的话,就要……

标签: 灵异
作者薄音冥冥 类型网游情缘 字数280889字
总浏览1573 总阅读1130 总收藏1265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保家仙》

保家仙精彩试读

  我叫黄一白,名字说来离奇,老爹是刘家人,我却要姓黄,伴随着我走过这么多年,毕竟有些债总是要还的。

  我来自东北的某个沟里面,具体就不透露了,原因下面会说到,三十年前,也就是1985年,那个牛鬼蛇神乱世的年代,我们那里却没有太多的奇闻也没有什么让人值得念叨的东西,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直到有天我爹抓了一个尾巴泛白的黄皮子,正乐呵着在院子里给我们说吃肉的事情。

  爷爷听到屋子外头有动静,拄着拐杖出来了,看到我爹手里拎着这么个东西,二话不说拿着拐杖就打,那打的叫一个凶啊,愣是打的我爹直叫唤。

  手里的黄皮子掉了地,它也没跑,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直起身子看着老爹,眼睛里有异样的神采,像是看戏一样。

  当时我五岁,看到爷爷不要命的打我爹,我哭的稀里哗啦的要拦下来,爷爷很生气,生气到拐杖都打断了才开口说话,却是对着地上的黄皮子说的:“大仙儿,傻儿子不懂事,冒犯了你老人家,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老汉给你赔罪了。”

  黄大仙看了老爹一样,趾高气昂的在院子里走了一圈,又在草垛上撒了泡尿,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到我爹的身前,撅起尾巴,放了一个屁。

  这屁,叫一个臭,反正我是被熏晕了,迷迷糊糊的就看到有一个东西哧溜一下就不见了,而二叔反应过来喊道:“鸡,窝棚里的鸡,不见了!”

  而黄色的屁散尽了,老爹已经昏厥了过去,嘴里吐着白沫。

  “黄大仙走了。”爷爷瘫坐在地上,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以后,老爹大病一场,发烧说了好几天的胡话,娘一直悉心照顾他,爷爷说那是冲了黄大仙,这是大仙儿惩罚他那,还好那个绊子不是他下的,不然烧成了白痴也是有可能的。

  那个时候是冬天,黄皮子被绊子裹了脚,应该是很久了,估计快要冻死了,老爹也是救了他一命,要是不提炖了吃,也是对黄皮子有恩。

  就这样,老爹烧了几天也算是好了,隔天的时候,我出门去耍,就看到地上有一只野鸡,瘦不拉几的,但是毛很亮,确实是野鸡,我老远就看到一只黄黄的东西,冲着我挥爪子,我吓了一跳,赶紧跑回家把我看到的事情告诉了爷爷。

  晚上爷爷说,那是老爹阴差阳错救了大仙一条命,要不然,大仙在野地捆了脚,肯定就冻死了,这是大仙来报答他了。

  老爹憨憨的笑着,给我加了一大块肉:“儿子吃,吃!”

  我吃的很香,心里也喜欢上了这个大仙。

  就这样,一般都是三天左右的时间,大仙就会来一趟,门口时常会有野鸡,也会有狍子等东西,袍子那么大个,按理来说黄皮子应该是弄不倒的,那天我出去耍,却看到了这么一幕——

  一只黑的发亮的大狍子,跟条小土狗一样,绿着眼睛,冲着我的墙就冲过来了,我以为是要咬我,吓的哇哇大叫,站在原地慢慢的转过身子喊着老爹。

  老爹一下子从屋子跑出来,到了门口抱起我之后也是愣住了,这,哪来的个狍子死了?

  就是那红呼呼的一片在墙上,一只大狍子愣是死在那里,撅着大屁股,这撞的可狠,砖头都裂了。

  晚上的时候,老娘说,以前她娘,就是我姥姥说过,东北有四大仙,胡黄常蟒四仙儿,这黄就黄鼠狼,迷惑人的能力是一流,更不用说是一只狍子。

  东北有保家仙一说,爷爷有所听说,我娘更是知道不少,当晚就商量着,不能让黄大仙老是这样送我们东西,就商量着,要不给黄仙儿立个牌,供起来,也不妄黄仙照顾我们一场,老娘以前跟着姥姥学过字,不是个问题,只是,不知道这仙家的名字,倒是为难,等着下一次来的时候问清楚。

  可是,这下一次,出事了。

  那天早上的风很大,冬天的风就跟刀子刮一样,吹在脸上就好像要把脸撕开口子一样,我心里有什么事情放心不下,眼前老是有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趁着家里人不注意,我跑了出来,在门口那种心里难受的感觉更加严重。

  “乖娃,来,叔给你吃肉。”喊我的是隔壁的拐腿子,小时候下河被冲倒,倒霉起来在两个石头上撞断了腿,虽然接上了,但是右腿还是跛的。

  拐腿子家里怎么会有肉?在我印象里,他就是好吃懒做的代名词,以前我手里有个苞米该子都得给我哄过去,我一愣一愣的往他家里走。

  屋子里乌烟瘴气的,刚生火做完饭,呛得我直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桌子上冒着热气的一口大砂锅,里面好像煮着什么,热气腾腾,有一种香味。

  “来乖娃吃一口。”拐腿子笑着,眯着眼睛。

  还没有开口,他一下子把勺子塞进我的嘴里,不烫,肉很滑,但是我一边吃,一边哭了起来,混着鼻涕和眼泪,愣是咽了下去。

  我也不吃了,哭着一步一步的走回了家里头。

  一进门我就哭着喊道:“爷爷,爷爷,大仙被拐腿子吃了。”一下子坐在地上,嚎啕痛哭起来。

  “啥?”爷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烟袋锅子打翻,扣了一地。

  “大仙被拐腿子吃了,皮还在家里挂着那。”我边哭边说,心里有一股气上不来,差点晕死过去,还是老娘及时给我拍了拍背,才好了点。

  一家人兴师动众的去了拐腿子家,拐腿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桌子上的大砂锅里已经剩下了油滋滋的汤,他还在从里面捞出来肉丝往嘴里夹,吃的肚子都隆了起来。

  “你们来干嘛?吃都吃完了。”他眯着眼睛,笑的很开心,这是我印象中,最后一次看到拐腿子笑,也是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他。

  爷爷叹了一口气,拦住了要动手的老爹,对着拐腿子摇了摇头,拐腿子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别过头去身子抖了抖。

  当天夜里,老娘就知道要出事,早早的关了大门,把家里的门也关了起来,把我二叔两口子也叫了过去,一大家子人坐在炕上,围着黄大仙的皮,黑灰色的毛皮在昏黄的灯光下似乎能渗出血了,白色的尾巴特别的显眼。

  没有人说话,气氛压抑的很,这几个月来大仙确实对我们很好,家里养条狗死了都要难过半天,何况是一只通人性的黄大仙,再说,大仙可是有背景的,就算是修炼的野仙也有个三姑六姨的,更别说这白尾巴成精的仙家。

  半夜的时候,人们刚有一点睡意,老娘突然抬起头:“你们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老娘一句话让屋子里的人都一个激灵,竖着耳朵听着屋外的动静,当时我还小,本来半夜已经是要睡着了,可是总觉得心里堵的慌,就盯着大仙的皮看到了现在。

  老娘说话之前我就听到有“咔嚓,咔嚓”的声音,是那种有什么东西踩在房梁上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不止一处,好几个地方都有,我当时年纪小,家里气氛那么压抑,也不敢乱说话,老娘这么一说大家才注意到。

  外面依稀有小孩子哭的声音,“什么声音?”老爹胆子大,只要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他都敢拿着棍子捅上两下,现在他心里也没底。

  “仙家来人了。”爷爷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一家人也不敢再说话,我一转头,窗户上老大的一双绿莹莹的眼睛往屋子里瞅,吓得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老娘捂着我的嘴:“不哭,不哭。”

  可是当我指着窗户让他们看的时候,却发现,什么也没有了,窗户上是冬天挡风那种厚重的塑料布,透光性很差,可是那绿莹莹的眼珠子就好像在玻璃上贴着一样,看着我们。

  那种婴儿的哭泣越来越大了,而且不止一个,十几个,甚至还有更多,此起彼伏,二叔全身发抖脸色煞白,爷爷给了一巴掌才恢复过来,神色慌张。

  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了后半夜,我再也坚持不住,终于是睡着了。

  梦里面有一个老太太,哭的很伤心,我就走过去,问:“奶奶,奶奶,哭什么啊。”

  她突然转过头,脸是尖尖的,眼睛发着绿光:“我儿子的肉好吃吗?”

  她一下子把我吓醒了,我睁开眼,却发现天刚蒙蒙亮,屋子里竟然一个人也没有,我有些害怕,听到屋外有动静,我走了出去发现二叔和爷爷都在大门口看着隔壁拐腿子的方向。

  我刚踏出门口,呆在了那里,心里不知名的情绪翻滚了上来,恐惧,害怕,还是……

  老娘发现我出来,她一把蒙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

  可是已经迟了。

  那门框上吊着的,全身血淋淋的,像是被扒了一层皮的拐腿子,血流了一地,多的无法想象,多的印红了已经冻着的土地,向外渗透……

   

展开全部
保家仙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