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之地藏传说

我本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古玩贩子,因为父亲身上的一件诡异的青铜器,踏入了一个千年之前死人设下的局。滇南的蛊虫墓,草原的遗迹,隐藏在闹市中的天坑……当我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在背后推动我的不是命运,而是另有其他……

标签: 悬疑
作者一条发糕 类型网游情缘 字数200038字
总浏览1367 总阅读935 总收藏853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盗墓之地藏传说》

盗墓之地藏传说精彩试读

<p>  北京琉璃厂街口。

  我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街口的一家面馆里,晒着太阳懒洋洋的看着大街上来往的行人,现在的琉璃厂,大部分都是来旅游的游客,还有那么一小撮,就是和我一样的人。

  我叫王磊,说好听点,是专门搞古玩收藏买卖的,其实就是人们嘴里常说的古玩二道贩子,本来我的人生不应该这是这个样子的。我家境虽然不算富裕,不过起码吃喝不愁,从小父母对我也是非常宠爱,本来我的人生可以说已经是注定好了的,读一个普通的大学,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平平淡淡的过完下半辈子。

  我家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工人家庭,爸妈都在同一家厂子里上班,从我记事开始,爸妈对我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尤其是我爸,对我简直就是溺爱,不管我要什么东西,他都想办法弄给我。但是我爸有一个很奇怪的习惯,他从来都不去澡堂洗澡,而且在家也从来不打赤膊,不管天气有多热,他都会穿一件高领的上衣,把脖子以下的部位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就连睡觉的时候也都不会脱下。

  后来我才知道,我爸之所以这样,是为了遮挡他胸口常年佩戴的一个吊坠,人的好奇心都是很重的,尤其是小孩子,得知这件事情以后,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看看我爸胸前的那个吊坠,可是不管我再怎么哭闹央求,撒泼打诨,我爸都置之不理。

  随着年龄的增长,童年的好奇心也就渐渐的淡化了,直到我十九岁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我的人生轨迹彻底的改变了。

  录取通知书到家的那天,父亲难得的高兴,喝了不少酒,最后醉的不省人事。无奈我只好把父亲背到床上去休息,父亲的身材算是比较魁梧的那种,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拖到床上,就在我帮他脱下外衣准备让他休息的时候,我无意间看到了他脖子上绕着的绳子。

  童年时期的好奇心一下子重新窜了出来,要不要看一看那吊坠的样子?我犹豫的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父亲,后者早就鼾声如雷,这会别说是取下吊坠,恐怕我打他两巴掌他都不会知道。于是我下定了决心,顺着父亲脖子上露出的绳子小心翼翼的把他胸前的吊坠拽了出来。

  我刚把吊坠从绳子上取下来,还没等我看个仔细,头顶的灯泡却突然一闪,咔嚓一声灭掉了,整个屋里变得一片漆黑。做贼心虚的我顿时被吓了一跳,双手一抖就把手里的吊坠扔了出去,蹬蹬瞪往后退了几步,后脑勺一下子磕到了墙上。

  我捂着后脑勺鼓起的大包,顺着窗户往外一看,这才发现旁边的几栋楼也都黑了,原来是小区停电了。早不停电晚不停电,偏偏在这个时候停电,差点把我吓死。我低头一看,发现我爸还在睡觉,丝毫没有察觉,这才松了口气。

  我右手揉了揉后脑勺,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接着微弱的光线在地上摸索着被我扔出去的吊坠,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摔坏了。不知道是因为停电还是心虚,我总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点说不出的诡异。

  我在地上摸索了半天,却怎么也没有找到吊坠,正当我着急的时候,右手突然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吊坠?我心里激动不已,赶紧把吊坠抓在手里用手机照看了起来。

  借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芒,我这才把手中的吊坠看了个仔细,吊坠是一个拇指粗细青铜材质的圆柱,表面上雕刻着一条蛇形的浮雕,蛇身一圈圈顺着圆柱蜿蜒而上,圆柱的顶部一左一右雕刻着两个狰狞的蛇头。

  我掂了掂吊坠的重量,发现它其实并不重,似乎是空心的,把玩了许久,我也没有发现这蛇形吊坠有什么奇特之处。满足了好奇心之后,我收起手中的青铜吊坠,准备把它从新挂到父亲胸前,谁知道刚一转身,就看到一对猩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我,距离之近,连眼神里面的血丝我都能看的清楚,我脑子当时就炸了锅,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那双猩红的眼睛并没有跟上我,距离一拉开,我这才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人形轮廓坐在床上,难道是父亲?我心里这才缓和了一点,试探着喊了两声,谁知道那个床上的人影却不答话,还是死死的盯着我。

  我顿时感觉后背升起一股凉意,这人影到底是不是父亲?如果是他的话,怎么会不搭理我?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的门嘎吱响了一声,手电的光芒照了进来,我双眼被手电强烈的光芒刺得一滞,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耳边响起了母亲的声音。

  我第一次觉得母亲的声音是这么动听,我睁开眼一看,进来的人果然是母亲,母亲二话没说,直接从我手里把那青铜吊坠夺了过去走到床边。借着手电的光芒,我这才看清楚了床上的人影,原来真的是我爸,可他的表情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眼睛里的光芒似乎不像是人类,而像是一条蛇一样紧紧的瞪着我,似乎要把我吃了一般。

  我心里阵阵发憷,坐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愣愣的看着母亲把吊坠从新系好,说来也奇怪,吊坠系好以后,父亲狰狞的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眼神中的猩红也渐渐消失,恢复了平时的柔和,一歪头倒在了床上。

  母亲扭头瞪了我一样,拉着我的手走出了父亲的房门。出来以后,母亲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嘱咐我一定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尤其是不要告诉父亲,我碰了他的吊坠。当时我已经让刚才的一幕给吓傻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到底说了什么,满脑子都是父亲狰狞的脸庞和那根青铜吊坠的样子。

  第二天早上父亲醒来以后,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脸上也是一副和善的笑容,似乎完全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心里虽然奇怪,不过一想起父亲昨天晚上的样子,就不再敢多问,只能把这件事情深深的埋在心底。事后我也曾经问过母亲那青铜柱的来历,可她一说起这件事情就闭口不言,任凭我怎么软磨硬泡,都不肯吐露半个字。

  但是这件事情在我的心里还是造成了不小的阴影,隐隐对父亲有了一丝恐惧,为此我放弃了本地大学录取通知书,不顾家人的反对选择了一所外地的三流大学。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次事情的原因,我竟然鬼使神差的选修了考古系,可毕业之后我就尝到了苦头,由于专业的原因,毕业之后在外混了一年多也没有找到一份正经工作,自尊心的作祟下,我始终也没有回家。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发小顾骡子找上了我,他大名叫顾骁骏,名字听起来很是霸气,可就是喊起来有点绕口,因为名字里很多马,所以就有了顾骡子这个外号。我跟顾骡子从小就可以说是好的穿一条裤子长大,但是因为家里原因,他中学毕业之后就没有再继续念书,提前进入社会深造了,他知道我大学学的是考古系,就找上我来给他帮忙。

  顾骡子嘴里所说的帮忙,其实就是倒卖古玩。顾骡子早些年在京城闯荡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叫老汤的瓢把子,在琉璃厂一带小有名气,靠着老汤的提携,顾骡子就在琉璃厂附近做起了倒卖古玩的生意。

  照顾骡子的话说,我是考古系毕业的高材生,做这买卖刚好合适,其实我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买卖不管有我没我,他自己都能做,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为了照顾我的面子,我也没有做作,就直接答应了他,在这京城一混就是快三年。

  “滴滴……”

  怀里的手机的短信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掏出手机一看,是顾骡子的短信。

  “玉溪,钢货。速来店里!”

  看到短信以后,我微微一愣,这是顾骡子教我的黑话,烟的名字代表着物件的产地,玉溪的意思就是说这件货是云南来的,这个倒没什么好奇怪的,黑市古玩因为违法,流转都是很迅速的,今天刚出土的货,很有可能第二天就倒了好几手,流转到外地是很正常的,但是这钢货二字意义就不同了。

  黑市上的古玩一般被分为铜货铁货和钢货三等,等级越高就说明品质越好,虽说我在琉璃厂混了也近三年了,平常见到的都是铜货,连铁货都没有见过一件,更别说是钢货了,看到短信的那一刹那,我还以为是顾骡子发错了。

  我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赶紧奔向街尾的店铺,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顾骡子嘴里的钢货,刚一走到店里,我就看到了一个黑脸老汉和顾骡子有说有笑的坐在一起,黑脸老汉看上去大概有五十来岁,一身淡蓝色的短衫,脸上布满了皱纹。

  顾骡子见我进来,看了我一眼,说道:“王磊,这位是云南来的刘叔,老汤介绍来的。”

  我冲着刘叔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后者似乎不怎么爱说话,对着我僵硬的笑了笑。顾骡子笑了笑,给他递了根烟,笑呵呵的说:“刘叔,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看货吧?”

  刘叔一听,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团拳头大小的花布放在桌上,一层一层的缓缓拨了开,顾骡子和我都没有说话,聚精会神的看着花布的中央,等到刘叔拨开了最后一层包裹的花布,露出了里面的物件,我顿时觉得一个大锤砸在头上一般,脑子刹那间就懵了。

  刘叔拿出来的物件是一根拇指粗细的青铜柱,我惊讶的原因是,刘叔拿出来的青铜柱居然跟我爸身上戴着的青铜吊坠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我赶紧上前一步,拿起了那青铜柱在手里仔细的看了起来,同样的粗细,同样的蛇形浮雕,连材料也都是一模一样的!关于我爸身上戴着的青铜吊坠,我后来也查询过许多资料,但是始终没有找到过类似的资料,后来也就放弃了,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能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p>

展开全部
盗墓之地藏传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