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收尸人

大家可能都对监狱有些陌生,对于被严格保护的刑场更是一无所知。然而,刑场上被枪毙的尸体往往会被运送到哪儿呢?有些被家属当场认领,有些则是被法医部接收。有那么一小撮的尸体,因为种种原因,就连法医部也不愿意接收。而我的工作,就是专门接走那些连法医部都不敢接收的尸体,这行有个名字叫做监狱收尸人。

标签: 悬疑
总浏览6784 总阅读4164 总收藏5846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监狱收尸人》

监狱收尸人精彩试读

大家都知道哪些地方最阴森?答案肯定是医院太平间?乱葬岗?或者是火葬场之类的地方,其实还有一个地儿大家不知道,监狱刑场。

那些负责执行的法警也有一些规矩,比如说喊冤者不毙,身穿红裙子者不毙,非中午十二点不毙等等之类。如果有亲身经历过这些事情的法警一定知道,那几类囚服被枪毙后,眼睛根本闭不上的。

这里说的不毙不是指放过这些人,而是尽量让别人去做这件事情,我看来坏人就应该先进监狱在进地狱。

说两件真实案例,其一:98年一次刑场枪毙事件中,一辆负责押运犯人去刑场的车子半路坠毁在山沟里面,只有司机一人活下来。至于车子坠落的原因被当地严密紧守,这不是一起普通车祸事故,因为在这里追车的事故先后已经发生好几起。

这件事情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后来有人说司机当时看见一辆迎面驶来的押运车,款式很老,他摇下车窗打招呼的时候发现那辆车驾驶座上没有人。

其二:一名负责行刑的法警在枪毙犯人之后,发疯似的射杀同伴,最后饮弹自尽。

在刑场上发生的诡异事儿,有一名老法警在场的话,他能给你说上一天一夜不带重复的。

至于犯人尸体没有家人认领的话,会由法医部代收,有那么一小撮的犯人的尸体,因为种种原因连法医部都不愿意代收,这也成了我们的铁饭碗。

而我就是一名监狱收尸人,专门负责那些没有家人认领,就连法医部都不愿意代收的尸体。

我叫许越,初中毕业后就出来闯荡,后来认识了我师父。掐指一算来这儿也有好几天了,他也不跟我说太多,就告诉我这一行负责收尸。

这一天,我在吃了一碗炒饭就接到师父的电话,他告诉我有饭碗了,让我们今晚去收。饭碗就是尸体,直接说尸体晦气,所以用饭碗代替,晚上收尸的话就是预防被别人看见,毕竟这一行多少有些不光彩。

我问道:“这饭碗可以收不?”

师父说:“可以,价格八根儿,因为最近发生了起大案子,法医部忙不出,让我们代收。”

我点点头,挂掉电话往家里赶,这行还是挺轻松的,平常要没啥事也就是到处玩,因为每个月拿六七千,我谈了个女朋友,这娘们儿经常让我给她买东西,就是不让我亲她。

我打了个电话给女朋友,告诉她今晚我有点事情,就不去和她看电影了。

她这女人现实得很,看不看电影没关系,答应她的肾五啥时候买?这玩意儿可要好几千,我一直打着迷糊眼。

师父叫了三个金刚,连上我一共有五人,金刚是负责抬尸体的。犯人窝窝囊囊的去刑场,得让他光光彩彩的回来。

师父摆了摆手说:“成了,准备一下今晚去接饭碗,越子你准备点买路钱。”

我吸了口气:“师父,别整这些虚的了,这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邪门儿事,咱直接去把那玩意儿弄回来,我晚点还要和女朋友去看电影呢。”

他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生气的拍了我一掌:“你这儿龟孙子,让你做就做,话那么多?”

一想到自己还是试用期,赶紧乖乖闭嘴去准备这老头需要的东西,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自己的规矩,我也不敢乱来。

说起来这儿还是我今天第一次跟着去干活,当下心里有些紧张,到傍晚的时候我女朋友打了一个电话给我。她说不看电影了,她要跟着我去刑场收尸去,这娘们儿胆子贼得很,经常拉我去看鬼片。

以前我不去,她骂我人怂,这不为了争点面子,就把自己的职业告诉她了。此后她天天缠着我带她去一次,她想看看刑场是啥样的?

我在她面前比划的老恐怖了,其实我自己也没去过。

她说只要答应她,她就不要那个肾五了,当即也只有瞒着师父告诉她在特定的地点等着我们,当然只能悄悄的跟在屁股后头,有啥事电话联系。

晚上八点多钟,师父带着我们正式上路,这会儿她应该等着我们了吧?可不能让她被师父看见,之前我就让她藏严实点。

这个刑场在山头上,不远处就有一座女子监狱,四周全是野猪,一般的猎枪根本搂不死那玩意儿,一旦迷了路后果不堪设想。

路上我师父不说话,一个劲儿的抽烟,我塞了包玉溪烟给他说:“师父,老家带来的,尝尝鲜儿。”

师父也不客气,手下烟后说:“今晚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要出事,越子啊,你是老舅子介绍来的,我可不能害了你,不然等以后我下去了,你老舅子又要指着鼻梁骨喷我。”

我听不懂这话啥意思?赶紧做这一行还有啥危险不成?野猪,那些看守监狱的狱警,还是其它东西?

山路上,我不时的回头,果然看见我女朋友鬼头鬼脑的跟在后面,小脸憋得通红,别提多激动了。这种气氛可不是鬼片能够拍出来的,我得打个电话告诉她小心点,这山上野猪可多了。

师父今晚烟瘾格外的大,我问他说:“师父,你平常烟瘾没这么粗啊,是不是烟劲儿太小了?”

师父摇摇头说:“没有,我那烟杆儿子还人了,有些不适应。”

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师父的烟杆子的确没了,随来我来的时间不长,但是从他平常把这烟杆子当做宝贝对待这点就能看出,烟杆子对他很重要。

一边走,他一边教我说:“越子啊,还适应不,不适应的话我不勉强,毕竟这一行赚的是死人钱,不光彩。”

我以为他要开除我,这年头哪儿找工资这么高而且还清闲的活计去,我赶紧点点头:“适应适应,师父你不是要开除我吧?”

师父笑了笑,没有说话。

走了两个多钟头的山路,跟在后面的女朋友也打了好几个电话来问我说,都两个多钟头了?怎么还不到,要是在不到的话就让我送她回去。

这娘们儿关键时刻净添乱,不让她来吧,又吵着要过来,来了又嫌太累。刚挂掉电话,我师父深吸一口气说:“行了,那她过来吧,大晚上的跟在后面不安全。”

我一愣,有些反应不过来。

师父笑了笑:“你小子,出事儿谁负责?”

感情他早知道我女朋友跟在我们身后了,当下我也就不在隐瞒,招招手让我女朋友过来,她小跑过来看样子有些兴奋。

师父指了指前面一大块空地说:“到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往前面看去,漆黑的夜色下,那块刑场格外的阴森,我后背上居然没由来的流下一阵阵冷汗。

“师父,这地儿咋这么邪乎?”

我师父也是拧紧了眉头,说道:“先过去看看,我也是有些胸闷,金刚跟着我来。”

犹豫了下,我让女朋友在这里等着,我们先过去看看情况,然后打电话让她过来,而且我也警告她只准这一次。

她点点头,兴奋的攥起了小手。

几分钟后,当走到刑场里面时,我看见师父蹲在一具女尸面前,脸色非常的难看:“孕妇?”

展开全部
监狱收尸人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