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宁远

她本是特种部队的队员,一次任务中意外死亡,穿越到了青灵国,成了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亲,亲手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的可怜孤女,然而上天垂怜,她侥幸未死,日夜噩梦缠身,她发誓一定要让他血债血还,父亲爱权,哪就一点点的将这些一一瓦解掉好了,妹妹想要称霸后宫,姐姐我一定好好帮你。 本文的故事以宗室斗争为明线,顾织夏为了帮助韩瀚得到自己应有的权力而进行的一系列的明争暗斗。以顾织夏与韩瀚的爱情为暗线,简述两人从相识到相爱,最后都不惜为对方付出生命的爱情!

标签: 古言 穿越
作者灵子 类型言情 字数18812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江山宁远》

江山宁远精彩试读

阴沉的天空乌云密布,云层低的就好像要将世间万物都压碎一般!空气沉闷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云层下的树林安静的只剩下人踩在枯枝上发出的‘咔嚓’声。听上去异常的诡异!忽然一声惊雷炸响,伴随着的是一声女子凄厉无比的嘶喊:“夏夏,快逃,逃……”浑身浴血的美貌女子紧紧的抱着面前那自以为最亲最爱的男人,费尽最后一丝力气,朝着不远处唯一的女儿嘶喊完,便没了气息。

“娘,不要,爹爹不要,不要杀夏夏,不要……”雨帘之中,瘦小的孩子满脸恐惧的看着面前拿着刀的父亲,声声祈求着只是为了让父亲心软。

大大的杏眼之中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里面满满的都是害怕和恐惧,小小的身子也颤抖不已。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却像是没有听到孩子的祈求,慢慢的举起手中的利刃,朝着那瘦小的孩子毫不留情的砍了下去……

“啊!”躺在软榻上的女子猛地睁开眼睛,手里拿着的书就那么扔了出去。

听到声音的丫鬟连忙推门进屋:“怎么了怎么了?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顾织夏脸色有些苍白,微微喘息着,大大的杏眼之中还带着一丝没有消散的恐惧,弯弯的柳眉紧紧的皱着,半晌之后,突然狠狠的吐出一口气,猛地从软榻上起来,一脸烦躁的在原地转了几个圈:“该死的,还有没完没完了,十年了,十年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的睡一觉啊!”语气之中满满的都是怨念。从她因为跌入海中灵魂穿越到这个身体内开始,整整十年,几乎每晚都在做这同一个梦,她简直快要疯了好吗?抬手揉了揉泛疼的眉心,稍一犹豫,转身走了出去。

婉柔看着离去的小姐,眼里闪过一丝心疼,随即弯腰捡起地上的书,微微叹了口气。

青灵国的都城时时刻刻都是繁华的,这里形形色色的人应有尽有。

顾织夏离开庄里就直接换了个装扮来了大街,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就连精致漂亮的小脸也被抹得乌漆麻黑,看不出原本的真面目,活脱脱的就是一个身材瘦小的乞丐,只除了那双异常灵动的眼睛。无视了周围人的神情,顾织夏悠然自得的逛着,脑海之中却在思考着,她也是该有所行动了,要让她的父亲大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父亲大人就等着女儿我的大礼吧!

正思考着,一抬头就看见对面那个身着华衣锦服,面容俊美却脸色阴沉的男子,脚步一顿,眼里的光芒一闪而逝,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头一低,突然跌跌撞撞的朝着那人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可怜兮兮的说道:“大爷,赏点吃的吧,我都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说话间,小手不知不觉的探入了那人的衣袖之中。

韩瀚宫里受了气,心情烦闷,避开了所有的侍卫,悄悄溜出宫想透透气,刚来到大街上就被一个身材瘦小的乞丐拉住,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不对劲,桃花眼微微一眯,快速的伸手抓住了那只不规矩的纤细手腕:“你在干什么?”哎呀!被发现了!

顾织夏暗自吐了吐舌头,抬头突然对他呲牙一笑,手腕一翻转,人也跟着一个旋转,利用巧劲挣脱了他的钳制,看着他错愕的神情,笑嘻嘻的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是一块玉佩,玉佩做工精致,上面的花纹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韩瀚看着她手里拿着的玉佩,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腰间,一片空荡荡,眼神一沉:“立刻把东西还给我,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

顾织夏看着身上气势一瞬间变得凌厉的男子,看了一眼玉佩,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晃了晃手臂:“追到我,就还给你!”说完转身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中。

“该死。”韩瀚没想到他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乞丐轻视了,脸色瞬时变得阴沉,快速的追了过去。

作为青灵国的都城的洪都,自然很繁华,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尤其是节日的前后,原本宽敞的大街都会被挤得水泄不通。虽然今天不是什么节日,但街上的人也不少。

韩瀚追出了两条街,越追越感到心惊,微有些喘息的打量周围,没有再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心里一阵气恼,抬手击在了身边的树干上:“该死。”

“哎呀呀,追不到,也没必要自残吧,看上去好疼的样子!”

韩瀚听到到声音从头顶传来,一抬头就看见那个浑身脏兮兮的小人儿手里拿着他的玉佩,一脸悠然自得的模样坐在树杈上,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在对上那双亮若星辰般的双眸时,微微闪了闪神,沉声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快把东西还我,不然我就报官了。”说着伸出了手臂。

顾织夏看着一脸阴沉的男人,嘴角的弧度扩大,晃了晃玉佩下面的吊穗:“你的动作太慢了,所以这个玉佩,归我了。”说完一跃跳下了树,站在了距离他两米远的地方。

韩瀚眼神一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才看着面前这个身形瘦小的乞丐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子危险。

顾织夏看着他一脸戒备的样子,微微一笑:“敛财啊,不然你以为我要干什么?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是劫色的?”

“敛财?”韩瀚闻言,眼神一冷,看着对面那笑意盈盈的小女人,突然就笑了起来,下一瞬欺身而上,也不嫌弃她脏兮兮的一身,一把搂住她的腰,将人拉进自己的胸膛,看着她因为错愕而瞪得更大的眼睛:“小女人,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乖乖把东西还回来,不然……我就杀了你。”说着另一只大手抚上了她细嫩的脖子,慢慢收紧。

顾织夏被他的动作弄得一愣,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落在他的怀抱中,看着那双虽然含笑,却闪动着危险光芒的桃花眼,心跳突然漏了一拍,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力道,眼底闪过一丝暗光,撅起嘴一脸委屈的说道:“干嘛这么凶嘛!不就是一个玉佩吗?还给你就是了。”说完一只手扶上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拿出玉佩在他眼前晃了晃。

韩瀚看着那双盈满委屈,却没有半点惧怕的眼睛,还有手下的柔软,微微有些失神,但也仅仅是一瞬间,掐着她脖子的手又用力了一点,眼角余光突然瞥到不远处朝这边走来的几人,眼神一暗,正想伸手去拿玉佩,就感觉手臂一麻,不自觉的松手,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怀里的人儿已经脱离了他的怀抱。

原来顾织夏趁他分神之际,快速的捏住他手臂上的麻穴,在他手掌松动的一瞬间,滑出他的怀抱,看了一眼那几个朝他们跑过来的人,一把将玉佩收进怀里,脸上的委屈瞬间被笑容取代:“帅哥,后会有期哦。”说完几个纵身就消失在了层层叠叠的建筑之间。

韩瀚下意识的想追上去,可那几个人已经走到跟前,抬手阻止了他们行礼,回头看了一眼那小女人消失的方向,身侧的拳头握紧,面无表情的说道:“回宫。”随后大步离去。

顾织夏其实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隐藏在了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处,看着韩瀚一行人离开,才大大的吐出一口气,抬手摸了摸脖子,噘嘴嘀咕:“哎呀呀!小皇帝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说完之后,伸手拿出怀里的玉佩,眼里的狡黠光芒一闪而逝。再次将玉佩收好,心情很好的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往家走,哎呀呀,她有点期待下次见面的时候,他会是有什么反应了!

“大小姐,庄主回来了。”顾织夏刚走到自家门口,门房就恭敬的对她说道,好像对她一副乞丐的模样没多大的反应。

顾织夏眼里闪过一丝惊喜,立刻跑了进去,刚转进正厅,就看到站在里面那个挺拔的身影,笑嘻嘻的唤了一声,就朝着人奔了过去:“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顾溪卿听到声音回头,看着朝自己跑来的人儿,原本就很温和的笑容变得更加柔和了几分,菱角分明的脸上也满满的都是宠溺,伸手接住扑进怀里的人儿,看着她脏兮兮的样子,无奈的抬手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看看你,又这副打扮,堂堂溪夏山庄大小姐,竟然喜欢去扮乞丐,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笑掉大牙。”

贺兰玉孩子气的皱了皱鼻子,抬手捂住被戳的地方,退出他的怀抱,不在意的说道:“谁爱笑就笑去,只要我自己开心就行,对了哥,怎么样了?”

看着她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贺青凌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她一瞬间变得严肃的表情,收敛了一下心神说道:“放心吧,我家玉儿要办的事情,怎么会办不成?这是这次参加选秀的秀女名单。”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

“谢谢哥。”贺兰玉伸手接过,顺便给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然后打开信封看着上面的名单。

看着上面几个意料之中的名字出现,嘴角慢慢勾起,哎呀,真有点想亲自参与其中了。

这么一想,她的眼神突然一亮,对啊,这么好玩的事情,自己干嘛不亲自参与?

展开全部
江山宁远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