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农民混都市

出生在农村的他,靠一己之力崛起,人生艳福不浅,成为村中的护花高手,撩妹无数,风流无边。

标签: 都市 情感 风流 高手
作者咕噜蜜 类型网游情缘 字数1231726字
总浏览127242 总阅读121296 总收藏17127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妖孽农民混都市》

妖孽农民混都市精彩试读

暮色渐浓,幽暗的山凹沟被黑夜笼罩,山里人家灯火早早熄灭了,路上很少看到人影。雷铁柱打着饱嗝,嘴里叼着一根草在路上四处闲晃,这是他每晚必须要做的功课。

雷铁柱其实有个很好听的大名,叫雷茂行,爷爷给取的,德行充盛的意思。他今年刚好17岁,照理说应该是读高中的年纪,但是偏偏天不遂人愿,去年山里发了场大水,他的父母双双因灾去世了,现在家里只剩下他一人,短短一年他便从文质彬彬的高中生变成了人见人唾的二流子,整日在村里闲荡,哪有什么“德行”可言。

大水过后,家里仅剩的粮食都被无良的亲戚给搬空了,家徒四壁,只好经常晚上出来鼓捣点吃的,也不管是谁家的,只要能弄来粮食,反正他这个光脚的也不怕穿鞋的。

山凹沟不大,没用多久他就转完了一圈,但是什么吃的也没搞到,这样下去明天就得饿肚子了,正当他无比失望的时候,发现东头村长家里亮着灯,昏黄阴暗,但是却像指明灯指引着他过去。

雷铁柱顺着土墙偷偷摸摸地溜过去,尽量不走光照的地儿,耳朵贴近土墙,土墙的隔音效果很差,能很清楚地听到里面淅淅沥沥的浇水声,那些水从墙根地小洞汩汩往外排出,他眼睛一亮。

这一年来每天晚上出来溜达,他清楚地知道这哪家的什么房间在什么位置。

这土围墙对应的正是村长家的厕所兼洗澡间,穷山沟里就只有村长家才有洗澡间,雷铁柱以前好奇偷偷摸进来过,里面全是白生生的瓷砖铺成的,灯光一照,跟个小皇宫一样,整个小山沟找不出第二家来了。

排出来的水白花花,带着肥皂的香味,他猜村长的漂亮媳妇儿在洗澡,耳朵紧密地贴在土墙上,隐隐约约听到一个女人哼着小曲,声音甜腻,雷铁柱心里一喜,果然是村长媳妇儿,他嘿嘿一笑,这下有好东西看了。

断断续续的哼唱声缠绵悱恻,咿咿呀呀地勾得他心痒难耐,他四下看了看,这土墙糊得真结实,连条缝隙都没有。最后他将目光定在村长邻居家的一颗大松树上,蹑手蹑脚走过去,“刺溜”一下就爬了上去。

这一年来,雷铁柱没少做这种偷摸爬树的勾当,他身姿轻盈,像只狸猫一样往上爬去。

树上视野很开阔,土墙上方为了通气开了一扇小窗,他顺着光线看过去,浴室里的情景一览无余。

浴室里水气缭绕,但是并不妨碍他观看美景,反而衬得那妇人的身子更加白皙通透。她闭着眼睛一瓢一瓢往身上浇着水,脸上身上被热气蒸的粉红,长发打湿贴在玲珑有致的曲线上,勾勒出惊心动魄的妖娆感。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看光了,还是被一个半大的孩子看光的,小嘴里哼唱着,一串又一串黏腻的歌声飘出来。

雷铁柱吸了吸口水,暗叹道:“真白啊!”

农村女人一般都身材健硕,皮肤粗糙,但是村长雷建一的媳妇跟她们完全不一样,花美丽根本不用下农田做重活,村里那些巴结雷建一的人,全都抢着去帮他家种庄稼,忙完了他的再种自己的庄稼。所以花美丽常常就跟千金小姐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以到了三十多岁,明明就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身材还是好得不得了,白得跟玉一样。

这时候花美丽转过身,正面朝着窗户,水瓢里的水从肩头浇下去,顺着面团子一样的胸口流下去,打着旋划过乳沟,转过小腹,流入那芳草萋萋的水泽地。

她的手指顺着小腹往下摸去,面色潮红,发出丝丝呻吟,这女人在干啥?

雷铁柱在树上伸长脖子看着,哈喇子流了下来,他无意识地吸了吸,发出“吸溜”一声,在静悄悄地夜里尤为响亮。

花美丽猛地睁开眼睛,拿过架子上地白毛巾,盖住了自己地波涛汹涌。

雷铁柱呼吸都僵住了,这时候他该马上跑,但是他吓得动也不敢动,就怕一动就弄出更大的动静,惊动了花美丽。但是有些事,躲也躲不过,花美丽四下打量着,最后一抬头看向围墙外,刚好就看到了树上傻笑着的雷铁柱,那一口明晃晃的白牙在黑夜里反着明亮的光。

“啊!!!!”花美丽当场就放声尖叫起来,那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

“噗通!”雷铁柱知道事情败露,吓得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他也没有时间再去树上躲起来了。

村长找了一帮人拿着手电筒浩浩荡荡去找他,扬言打得他阴曹地府里的亲爹都不认识,雷铁柱现在连家都不敢回,衬着夜色地掩盖跑到村外的盘龙山,找了个认为很安全的树洞躲了起来。

雷铁柱抱着膝盖窝在狭小地树洞里,悔得肠子都青了,怪自己一时色迷心窍,得罪了村长,这日子没法混了,他望着远处一条小路,那是进出村庄地唯一一条路,眼睛都不敢闭,思量着要不要出村避避风头,想着想着便打起了瞌睡。

一辆桑塔纳从村外驶过来。

副驾驶上坐着一个穿着警服的漂亮女人,她楚楚可怜地央求着驾驶座上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天色这么晚了,我们要不回去吧?”

“总在屋里待着有什么意思?老徐不是去县里开会去了么?我带你出去玩点刺激的!”

男人说着话,肥大的手指顺着女人的裙底摸上去,向着大腿根爬去,在她的腿窝处打着圈。

汽车的灯光在黑夜里很是刺眼,树洞里昏昏欲睡的雷铁柱被这车头灯给熀醒了。

“娘的!不就是偷看你媳妇儿洗澡么?还开着小轿车找老子!想赶尽杀绝怎么着!”

雷铁柱愤愤地骂了句,刚想从树洞出来,就看见车子在村口的大树也是他现在躲着的大树前停了下来,他又赶忙缩回去。

汽车关了车头灯,亮起了车内灯,但是半晌也没有人下来,看样子不是找他的,雷铁柱这才放下了心。

他本打算等车子走了再出来,但是转念一想,能开上桑塔纳的,肯定都是有钱人,要不趁着月黑风高干上一票,明天地饭钱就有着落了

他从树洞小心翼翼爬出来,猫着腰向车子慢慢靠近,借着那昏黄的灯光,雷铁柱看到了他这一生中最憧憬的一件事,这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就是这辆车里的人,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他渐渐靠近车子,将自己的身体隐在车旁的小树丛中,拨开挡在眼前的大片,暗暗观察着汽车。

过了一会,车子里响起了阵阵呻吟,车身有节奏地律动起来。

雷铁柱一阵黑线,我肋个擦,今天是怎么个节奏,刚看完洗澡,又赶上野战了!

“这些有钱人还真是脑子花花不一样,家里搞不过瘾,还跑到山上来搞。”雷铁柱喃喃自语道。

看着那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外面,雷铁柱借着夜色慢慢往汽车走去,走到离汽车只有几米的时候,准备好好看看这难得的风光。

他顺着车窗看去,两条百花花的身体互相交缠,抵死缠绵。

女子仰躺在车座上,男人伏在她两腿之间不断动作,随着起伏,女人轻轻摆动着头部,眉头紧锁,脸上痛苦与欢愉交织,细白的大腿缠在男人的腰上,跟着节奏的加快猛然收紧。

突然上面的男人停止了动作,女人半天没有等到动静,意识到不对劲,她慌乱地拍着男人的脑袋

“国龙,国龙……你怎么了?醒醒啊!”

不管女人怎么叫,那男人始终还是动也不动,一百八十多斤的身子直接压在她身上,她丝毫动弹不得,而且时间一久,她也觉得有窒息的感觉。这时候求生的欲望超出了一切,虽然知道这里根本不可能有人,但是她还是伸手使劲的拍着车窗,艰难的发出求救的声音。

雷铁柱犹豫了一下,看到那女人痛苦的神色,下定了决心,猛地打开车门,里面女人当时就吓了一大跳,这里怎么会有人?但是一个快要死的人能获救,这已经足以让她兴奋了,她只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感受着劫后余生的幸福感。

等呼吸够了空气,女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还在被男人压着,而且全身赤裸,羞怒交加,对着雷铁柱吼道:“小子,转过身去!”

雷铁柱借着昏黄地灯光,这才看清楚女人地样子,长得还不错,关键是他认识,这个女人正是镇上的户籍女警,虽然他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父母去世的时候,户口注销就是这个女人亲自办的,所以他印象很深。

女警打算把男人推开,却发现根本推不动,又看到雷铁柱呆呆的看着他,不由怒道:“看什么看?过来帮忙呀!”

“哦,好……他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快拉我出来,压死我了。”

两人一番拉扯,好不容易将女警给救了出来,她一出来就赶紧把自己衣服穿好,这时候才想到还有个人没救回来呢,不由得啊一声,糟糕,这事要是传出去,她就没脸活了!

“快把他拉出来,快!”女警一脸焦急地说道。

雷铁柱看了眼拉出来的胖子,五官倒是端正,但是身上肥肉实在太多,整个人看起来就猪头猪脑的,不由得回头看了眼身边的女警,心里暗想,这女人眼神不会有问题吧?长得明明就挺漂亮的,怎么找了个这种男人,真是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他不会死吧?”

女警一步一挪的到胖子身边,手不停地颤抖着,就是不敢摸他,雷铁柱将人拉出来之后,本来就想一走了之,但是看着女警那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又心生不忍。

雷铁柱看了眼胖子,用手指伸到胖子鼻子下,嗯……还有呼吸。

“死不了,缺氧而已,看现在还在喘气呢。”雷铁柱肯定地说道,他仔细看了看才明白,这两人在车里时间太长了,车窗又紧闭着,空气不足,而这胖子又一门心思做着活塞运动,所以才会因为缺氧导致昏迷,要不是雷铁柱出现,这两人都得死在车里。

“真的吗?国龙,国龙!你醒醒啊!李国龙!”女警一边喊,眼看着怎么也喊不醒,最后激动的伸出手不停地扇着胖子的脸。

“李国龙?乡长不就是叫李国龙吗?难道这胖子竟然是乡长?”雷铁柱吓得全身一个机灵,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乡长跟别人野外偷欢的事情被他知道,这还了得啊?不行,得撤!

决定之后,雷铁柱赶紧就慢慢往后退,正当他转身想跑的时候,竟然被块石头给绊倒了。

“你在做什么?快来帮忙!”女警对跌在地上的雷铁柱吼道。

过了一会,李国龙这才悠悠醒来,最开始他还一脸迷茫的看着两人,当他慢慢清醒之后,看着雷铁柱更是一脸震惊的模样,扭头看向女警,女警却是摇摇头,示意他什么都别说。

“警察姐姐,现在李乡长也醒了,我就回家了。”

雷铁柱知道自己看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当下就想撤。谁知道他不说还好,一说这句话,李国龙就知道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让他离开呢?于是一个眼神使向女警。

“年轻人,不要急着走啊,坐下来,我们先聊聊。”李国龙咧嘴一笑,爽朗地说道。

 雷铁柱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可看得不少,这个时候他们极有可能杀人灭口,听到李乡长这么说,他也不敢走,不过却蹲得远远的,与这一男一女保持着距离,随时都准备情况不对就拔腿跑。

展开全部
妖孽农民混都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