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赫咖啡馆

艾斯纳国家首都梵希城一向安定和平,某天一个性质恶劣的凶杀案彻底打破了平静。梵希城警视厅警务侦探萨菲和他的助手墨鸳在咖啡馆老板安赫的帮助下破解一个又一个迷局,随着临近真相,萨菲发现自己周围的人身上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幕后的操纵者究竟是谁?最终选择相信亲情还是选择相信蓄谋已久的谎言,不到最后一刻任何,在游戏中的人都不知如何收场。

标签:
作者千面 类型网游情缘 字数246673字
总浏览153 总阅读38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安赫咖啡馆》

安赫咖啡馆精彩试读

“嘀嗒——”

石英表躺在地上,高档的蓝宝石镜面破碎,折射出月的影子。指针走动依然平稳。一下,两下咔哒。

“滴答——”

水声?还是血色滑落的声音?已经不重要了。头颅,手臂,手指,小腿散落一地的肢体和血迹涂出诡异的图像,美的摄人心魄。门板投下一片阴影,掩去了女人含恨的眼睛。

恶魔。

刀锋轻转,带起一片寒光。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享受,真的很享受。美得不可方物的作案现场,堪称神的杰作。

我卸下了你的双臂,那你就是我所创造的美神维纳斯。

“先生,任务圆满完成。”

“哈哈,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世纪广场中心竖立的维纳斯雕像在月色的挥洒下轻笼一层烟灰色的薄纱,拐角处的一家木质牌匾的小店隐匿于美神的光辉之下。古色古香的招牌被牵藤的菟丝子抓住,古朴的死亡和新鲜的生命格格不入却又相得益彰。单色的壁灯悬挂在屋檐下,像黑暗中的一点辰星。

“哦,这里还有一家咖啡店呢,以前从来就没有注意到的。”三位穿着时尚,打扮靓丽的女子推开店门,空气中充满了咖啡醇香的味道,幽静淡雅。“请问你们要喝什么?”吧台上坐着一只木偶,紫檀木的香味丝丝缕缕的飘了过来。它咧着大大的笑容很是可爱,在灯光照不到的另一面,显得十分阴森恐怖。“哇,好可爱。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吗?”女孩们很是好奇,现在科学发展的这么快,木偶都来开店了。

“三杯焦糖玛奇朵,谢谢。”客人落座,十分有兴趣地看着木偶的行动。和它断断续续的声音不同,它的速度快得很,不一会就端来三个白色的瓷杯。“别只顾着喝咖啡哦,有机会给我们店多宣传宣传。”傻傻愣愣的表情逗得客人们哈哈大笑。黑暗之中,有一双眼睛看着店里的情况,眼瞳里流转着些许光华。

待客人付钱离开,一位黑发红瞳的少年从角落里走出来,手里还端着一杯冷透了的卡布奇诺。“小赫,你还真是会做生意啊,就算不露面也能挣到钱。既然都这么晚了,我又等了这么长时间,于情于理你总要出来见见我吧?”“出去”木偶刚刚开口,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他拉过木偶仔仔细细的把玩起来,还忙不迭地的说着:“说真的,我确实是有事情来找你,给个面子好吧?”

吧台后的暗门旋转,一个白色的身影渐渐地浮现。唇角勾起一个美丽的笑:“好啊,我亲爱的萨菲兄长。”

我爱咖啡的香醇,更痴迷于血色沉醉。如果这一切都如游戏一般,我愿拿命来与你赌一场死亡。

“呜——”

悠长的警笛打破了清晨的宁静,晨光熹微,初夏清凉的薄雾覆盖了艾斯纳国家首都梵希城,这个百年老城在雾霭中飘忽迷离,恍若仙宫海市。

只是,再美的景象在这种情况下都是可以无视的。一家私人报社昨晚被人袭击,男女主人接连被残忍杀害分尸。隔壁杂货铺的老板今晨出车进货,发现这家报社的门开着,好奇的走进去看了看,结果不用说,他被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的叫来保安一同报警。

刑侦队的亚伦警司看着瑟瑟发抖的目击证人,向他们询问了一些事后就命令副官将他们带下去拘留起来。保安一直在挣扎叫喊,“冤枉啊——”传出老远。更让人头疼的是,除了血迹和受害者,光凭着肉眼根本就发现不了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门板陈尸当场,连木制地板都被一块块撬起,发现残留脚印的几率微乎其微。而且警视厅厅长慕岩还没有下达搜查令,在场的人也只能干看着。

“哎呦喂为什么厅长还不下达命令啊啊啊啊!”亚伦快要抓狂了,一票人着这里干等着也不是个事啊。一名身着黑色正装的的黑发青年推开人群,越过警戒线径直朝里走去。“萨菲,你干什么!”亚伦急了,这家伙是要搞事情啊。而且一些新闻媒体记者闻讯赶来,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在众目睽睽之下违抗命令,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吗?

“梵希电视台新闻报道:今日清晨,警视厅接到报警称银杏大道发生一起凶杀案,警方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尽职尽责的记者已经在播报新闻了,而从案发到现在还一点线索都没有,能不急吗?

“亚伦,你越是按部就班,你发现的就越少。”黑发青年俊美的脸上波澜不惊,暗红的眸子里充满了对愚者的嘲讽。

哎呦喂,这个小冤家!

“警司,我们要不要拦住他别让他去惹事?”旁边一个小警察小心翼翼的说。亚伦大手一挥:“管他呢,我们做自己该做的。”

刚进入现场就被眼前的景象将了一军,这敢情是一个熊孩子啊。这堪比强拆队的破坏力也是没谁了。凶手,男的。

客厅里确实没什么好找的,萨菲将目光投向案发现场——卧室。那里应该有自己要找的东西。

很暗,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血腥味让萨菲的大脑莫名的兴奋了起来,真是,太想把凶手抓住了。他掏出放大镜,趴在地上仔细观察。血迹飞溅状,有很明显的膨大端,溅出来的应该是动脉血。从起始点开始,血迹向着右上——也就是门口的方向飞去。取每一滴血迹的中点,与地板呈三十度角,延长交于一点。及地面大约160厘米,受害者的身高大约他在脑中计算出结果,眼神却被床单上的血痕吸引。

嗯,在床单的下摆有对称的痕迹。看来凶手在走之前,还颇有耐性地清理过作案工具。

他俯下身子仔细检查残留的血迹,在偏下的地方发现了一枚模糊的指纹看不清是箕状还是斗状。他小心翼翼的剪下布料,紧身的装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袋里。“沙……沙沙……”,布料摩擦地面发出令人胆寒的的声音,有人?不是这里除了我就没有其他活物了吧。他自嘲的笑了笑,继续工作。

天鹅绒被子的一角在地上划出诡异的弧度,一只白皙的手伸出来,摸索了一下然后猛然抓住了萨菲的脚腕。心脏漏了一拍,脚踝处传来的冰凉的触感慢慢的往上爬。都死了那么久,你丫的还跟我玩诈尸啊。

“萨菲,帮个忙嘛。”熟悉的声音将他从幻想拉回了现实。“我的手被卡住了”除了自己的助手,洛佩兹家的墨鸳小姐他实在想不出其他人能干出这档子事。思路被打断,萨菲只好停止了案件还原。“怎么,要是我不来,你是不是要在这里和尸体共眠?”萨菲调侃道,看着床底下伸出的小脑袋,唇角勾起一丝弧度。

好不容易把她拖出来,萨菲的思路也跑得什么都不剩了。偏偏墨鸳还在他面前炫耀着自己收集到的线索:“看看,我比你们都快,所以收集到的东西最多。”萨菲扶额,看来不按部就班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再将卧室打量了一番,他很潇洒的回头离开。“傻妃子,你要去哪里呀?”墨鸳大着舌头追着他喊。“啊?我去喝杯咖啡,顺便整理一下思路。”

夏日的闷热预示着一场汹涌而至的大雨,乌云密布,让人心情烦躁。安赫咖啡馆依旧在营业,温暖而安详的气氛平复了人们心头的浮躁。

今年夏天,咖啡馆店主又开发出了新的饮品。虽说是咖啡馆,这里也会销售一些茶饮和糕点。特别是在这种天气,咖啡馆里都是一些前来享受的顾客。豆大的雨滴砸落在菟丝花上,不久便哗啦啦的响成一片。

店门“哗啦”一下被推开,冲进一对青年男女,浑身湿透。这一切都被吧台上的木偶看在眼里,它垂下头,低低的笑了。

展开全部
安赫咖啡馆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