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案重重之都市警察录

杀人碎尸,借刀杀人,借尸还魂…… 我叫李宗跃,是一名即将退休的老警察。 在这漫长一生里,我遇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案件。 嗯哼~欢迎来小塔的魔仙堡啊546901799

标签: 悬疑推理
作者奥杰塔 类型悬疑 字数317831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迷案重重之都市警察录》

迷案重重之都市警察录精彩试读

许家那位少奶奶跳河死了。

“你说那么体面的一个人,怎么说跳河就跳河了,也不知道这辈子造了什么孽。唉……”在岸边洗菜的王大婶一边拨弄着手边像杂草一般的韭菜,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

旁边蹲着洗衣服的许家保姆,说是平常就伺候着那位少奶奶。

“我给你说,那少奶奶怎么死的,你听不听?”许家保姆蹭到王大婶的耳边,胆战心惊的说到,“可吓死个人了!”

“啥子?咋个死的喃?赶紧给我说一下!”王大婶本来就是个顶好奇的人,现在更是来了兴致。

“那天晚上,我像平常一样去少奶奶屋里给她送热水,发现她不在屋里。我就想,这姑娘去哪了呢?平常这个时候可都是在房间里了呀。然后我就去客厅找她,还是没人。”许家保姆咽了口水,顿了顿,面色有些苍白了。

“然后,我就出门了呀,心想会不会少奶奶去外面散步了。我一出门,一眼就看见河中间一坨白色的东西,像极了一个人。我心里就觉得不对了……”

王大婶放下手中的韭菜,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许家保姆的脸色更白了。

“我走过去,越看越像少奶奶。我就大喊‘来人呐!快来人呐!’接着来了几个家丁把那东西捞起来了,正是不见的少奶奶。”

脸色苍白,浑身肿胀得变了形状,眼睛瞪得大大的,布满了血丝,像快要爆出来了一样,头皮上的头发一团一团的黏在一起,浑身想被打了似的,青一块紫一块……

“我的妈呀,怎么会死得这么惨哦!我平常听那些人说,就跳河死了,咋捞起来这么慎人,你说浑身是像被打了一样?”此时的王大婶像极了一个侦探,转着圆溜溜的眼睛说着,倒少了一丝害怕的表情。

“那不是,就像是被打了的!但是那警察不是来了么,说是跳河死的难免被河中的石块碰着磕着,我们这些外行人敢说些什么,而且这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许家保姆收拾好洗干净的衣服,端起篓子站起来,“不然还能给你说这些?”

“哎,哎,哎,好姐姐,别急着走啊,你再说说再说说……”王大婶摆出一副笑吟吟的样子,拉着许家保姆的手。

“这事许家上下都是封了口的,要不是看在我们交情甚好的份上,我才不敢说与你听呢!”许家保姆放下篓子,假装洗衣服的模样,又说了起来。

“我觉得那姑娘死的甚是蹊跷。你看你前几年不小心失足落水的人,捞起来身上可是嗑得到处是青紫的没有?”

“这倒没有……”王大婶听得有些入迷了,认真思考着。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难不成是娇生惯养的少奶奶皮肤要嫩些?那也不可能啊……”

“莫不是,被人陷害的?!”王大婶惊讶的发出声音。

“哎!你咋说这样的话呢!可别到处说了,免得惹祸上身!不说了不说了,我回去了。”许家保姆心里害怕极了,有些生气,一把抱起篓子就往许家大院走了。

“哼!个疯婆娘!自己说起的还不叫人问了!老娘稀罕你那些个新奇的小故事。回家让我儿子拿出一本法医档案来,看一年也看不完!”王大婶一把把韭菜扔进菜篮子里,抓起篮子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这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封闭的小山村。许家和林家是村里一等一的大户,她王家世代种地,熬了几代出来了一个法医,叫王弥生,算是为家里长了脸。

跳河而死的许家少奶奶是一个月前许家老二许慧鹤新迎进门的媳妇儿,出身不明,但人生的极美,一张巴掌大的脸蛋,樱桃小嘴,身段又是极好,据说大婚那天可是惊动了十里八乡。

她的突然死亡,也是惊动了十里八乡。死亡的理由也是众说纷纭,有说在婆家受了气自寻死路跳了的,有说是夫妻性格不和被丈夫虐待推下河的。

但是都不正确。

我叫李宗跃,主管这起案件的警官。从案件发生之日起到如今,已经是一月有余了,手头又多了几起棘手的案子,新帐旧帐搅得我头晕,但我本能的觉得,这许家少奶奶的案子并没有那么简单。

奈何这局里掌权的是一个顶好吃懒做又急于求功的人,仅仅是说了一句“跳河而死”就下了结论结案,这案子也算是放在档案柜里不再启封了。

王弥生是我的好搭档,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们俩经常一起办案,许家少奶奶那起也是。

“弥生,你真的觉得许家少奶奶跳河的案子已经结了?”某天喝酒后我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又略带散漫的问道,这种事情,要显得极其不在意的问,像是朋友之间酒后的谈资。

“……是。”王弥生顿了一下,沉稳的回答,他一向这个脾气,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验尸的时候就没发现一点点不一样的地方吗?”我有些不甘心,但马上又暴露了自己的想法。

“……有,尸体说,她死的没那么简单。”王弥生放下手中的酒杯,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一脸正经的说到。

果然套出来了……

“那尸体上,有规则的愈伤,像是被某一种钝物捶打的痕迹。”王弥生说话的声音明显的低了一度。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说?”我有些激动,但仍然压抑着性子,对于我来说,最另我不安的就是无法替死者申冤。

“有用吗?你又不是不了解这个局长。”王弥生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到。

“那我说有用呢?”

“你还要追查?”王弥生有些不可置信,毕竟他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想要对一件已经结案的案子翻案,而且,这案子……如此的棘手。

“那你帮不帮?”我压低了声音,像在商量一件生死大事。

“我说,您就别折腾了。四十好几的人了……安安心心干几年就可以退休了,干嘛躺这浑水。”

“你知道我的脾气,一个案子只有真正的结了,才叫一个案子。”我语气坚定的向他表明我此时的立场,不容置疑。

“好,我可以帮你,但是必须是在工作时间以外,且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我……我不想这事情,太麻烦……影响我的生活。”王弥生有些犹豫不决。

“好!绝不会影响到你的生活。”我像他保证,碰了杯,吃了几口菜,便各自回家。

一宿难眠……

作者有话说:嗯哼,快来小塔的魔仙堡啊~546901799

展开全部
迷案重重之都市警察录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