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的贴身医女

他为了报复,使用手段导致了她和未婚夫分手,并成功将她骗致家里做了他们的家庭医生,却不料,一切并没按着他的设计路线发展。 为了让她畏惧自己 他霸道地强行办她,才发她居然是第一次。。。。。 这是一场设计与阴谋、爱情与救赎的较量;也是爱情与亲情的一次碰撞!

标签: 总裁虐恋
作者悠兰蝶笙 类型网游竞技 字数57587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少爷的贴身医女》

少爷的贴身医女精彩试读

秋风习习,透出阵阵寒意,夜晚的J城街头,热闹异常,依然是人流如梭、车水马龙的景象。

夏子沫结束了在医院最后一天的实习,准备早点去夏子骐家里,给他一个惊喜。明天自己休息,终于有时间陪他去玩了。

夏子沫提着给夏子骐买的夜宵,兴高采烈地来到他的家门口,插入钥匙,转动门锁,门被轻轻地打开了一条缝隙。

奇怪的是,不像以往,客厅一定会传出电视的声音,而今天,客厅只有灯亮着。

夏子沫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那声音是一个女人发出的。

夏子沫屏住呼吸,仔细听。

“啊!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房间想起,夏子沫犹如被雷劈在了头顶,浑身颤栗。

“子骐,你轻点,子骐,你好棒。”

“舒服吗?语嫣,告诉我。”夏子骐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透过虚掩的房门,她看到了夏子骐赤身裸体地正骑在安语嫣的身上,而安语嫣不停地扭动着身体,配合着夏子骐。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心脏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啃噬着,一阵疼痛。

手里的夜宵落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响!

屋里的叫声瞬间停止了,继而便是安语嫣的声音:“夏子沫回来了。”

她不想在让自己看见这个场面,她觉得一阵恶心。

她转过身,甚至不希望自己记得今天发生的一切,这太讽刺了,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娶自己的夏子骐,转身却......

“子沫,你怎么回来了了?”夏子骐神色慌张地出现在房间门口,赤裸的身体上,布满的汗水映着灯光,发着光亮。

“是,我不该回来,不该回来破坏了你们的好事,对吗?”夏子沫没有看夏子骐,从鼻孔发出冷哼。

“子沫,我......”没等夏子骐说完,夏子沫突然回头,大声说:“夏子骐,恭喜你,我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不见!”

“子沫,你听我说......”夏子骐伸了伸手,又放下。他知道此时一切挽留都是徒劳。

夏子沫将钥匙狠狠地甩给夏子骐,转身头也不回地跑出了他的公寓。

进入电梯的夏子沫,泪水想断线的珠子,滚落而下。

“夏子骐,当初是你求着要我嫁给你,说你爱我,要娶我的!如今,背叛我的也是你!现在,咱们连兄妹都没得做了,是你毁了这一切!”

想到最后,他连解释都不屑给她,夏子沫越发心凉,这是那个说要娶自己的人吗?

夏子沫难掩自己伤心,跑进了裕豪园内的花园里,坐在一棵梧桐树下,抱着身子,放声哭泣。

角落里的那一双冷傲地眼睛,正紧紧地盯着夏子沫!

“少爷,接下来怎么办,看来是撞上了!”鲍宇小声地问着乔亦伦。

“给我跟紧了,及时汇报情况,最好让她伤到体无完肤。”乔亦伦看到哭得抽动双肩的夏子沫,嘴角轻轻上扬,露出得意的笑容。

“是!”宝蓝色玛莎拉蒂驶出了裕豪园。

夏子沫哭得累了,想到一切还要继续。她慢慢地站起身,离开了裕豪园。

眼睛红肿的夏子沫回到芯语花店,舒雅看到她的样子,相见了外星人。

“子沫,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舒颜瞪大眼睛看着夏子沫泪痕未干的脸,心疼不已。

“舒雅。”子沫抱着舒雅,抑制不住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谁把你怎么了?”舒雅一字一句,不容夏子沫推脱。

“夏子骐劈腿安语嫣啦!”

“什么?这对狗男女!我一定要让他们好看。”舒雅放开子沫就要出去,吓得子沫赶紧拉着她,舒雅的性子就像是一个男孩子,这时候去,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庆。

“舒雅,你不要走,陪陪我吧。”夏子沫只能稳住她。

舒雅抱着夏子沫,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也说不出什么语言来安慰她。

当初子沫不愿意接受夏子骐,说他们是兄妹不可以恋爱,但是夏子骐很笃定地说,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他爱她,要娶她。

在他执着的追求下,子沫念及夏家的养育之恩,便答应了他。

可是现在,这家伙却劈腿,而且还是那个安语嫣?真是够气人的。

“本小姐发誓,一定要让他们好看!”舒雅还在恨恨不平,一脸怒气。

“算了,从今天起,我和夏子骐已经没有关系了。本来这份感情对我就是负担,现在这样更好。”

“真的这样想?不怨他们。”

“怨,但是不至于会去报复。”

“我说你呀,就是心太善良了,如果换做我,一定会把他们的裸照发网上去!”让他们丢人。

“算了,让他们去吧。我的心累了,不想去争。”

“好吧,你先回去,美姐已经走了,我关店!”

“好吧!”告别舒雅,夏子沫一个人心神不宁地往回走,她住的地方离这里有一段距离,那是一套简单的房子,够他一个人居住。

一路上,她都在反省自己,夏子骐对自己是有感情的,这是一个女人能感觉的到了,可是为啥,他会背叛他的爱情呢?

“难道就是我不解风情吗?”很多次,夏子骐都有暗示夏子沫,但是她都拒绝了他,就连他们最开心的识时候,也仅限于碰碰嘴唇,轻轻地抱抱!

也许这就是夏子骐跟安语嫣厮磨的原因吧!

夏子沫苦笑着摇摇头。

---

乔亦伦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拿出那只草编蜻蜓,站到窗前,哼起那首歌谣。

“山青青,水清清,地上的人儿一堆堆;风儿轻,云儿飞,地上的人儿跟着追!”

这是傅清瑶教他唱的,她的声音那么有没动听,像是山林里的百灵鸟!清脆而婉转。

“小瑶妹妹,你不记得我了吗?”

十五年了,整整十五年,那时候他十二岁,小瑶九岁,自己跟着夏令营的队伍在山里走散了,意外跌入山谷,受伤严重,是小瑶和她的奶奶救了他,并为他治好了腿伤!在和她相处的一个月的时间里,他是最快乐的,最开心的。

她从不问他的名字,他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因为爷爷说,在外面不能轻易讲出他是谁,这样会很危险。

一个月后,他被找到,并被带回城里。

临走时,他也没有告诉她自己的姓名。只留给了她自己随身的腕表。

那天下着小雨,小瑶流着泪说:“你会来看我们吗?”

“小瑶妹妹,我会回来看你的,等你长大了,我要娶你,你等着我。”关上车门的那一刹那,他朝着小瑶用力地喊:“我叫乔亦伦,你到城里一定要来找我。”

可是傅清瑶再也听不见。

小瑶沿着汽车开走的路追了很远,一边追一边喊:“小哥哥,小哥哥,你一定要回来看我!”直到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

而车里的乔亦伦也听不见她的呼喊!那一声‘小哥哥’,一直伴随她十五年。

每当自己感到孤独无助之时,他就会想起十二岁时和小瑶在一起呆过的最开心的时光。

冷如冰山的乔亦伦,只有此时是最温暖的,最脆弱的。

他走出房间,来到楼下大哥乔亦博的房间,轻轻地敲门进入。

“哥,在看书啊!”

乔亦博看见自己这个弟弟,满脸笑容。

“回来了啦,快坐下,跟我说说话。”

三年前那场车祸,乔亦博为了保护弟弟乔亦伦而受重伤,后来送往医院,因为医生要抢救另外一名病人也耽搁了他的治疗,导致腿部残疾,无法行走。

由于身体的原因,本来帝豪集团的总裁人选是大哥乔亦博的,也落到了乔亦伦身上。

这是乔亦伦心里的一块病,他内疚,自责,觉得是自己欠了大哥的,所以,他只能加倍地对大哥好。他发誓,一定要医治好乔亦博的腿。

“哥,今天怎么样,有没有让小梅姐带你出去走走?”乔亦伦蹲着身子,在乔亦博腿上轻轻地按摩,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

“放心吧,我很好,每天都好,小梅今天也带我出去了,我们还逛了百货商场。”

“真的,那今天该给小梅姐奖励。”乔亦伦知道谢小梅对大哥好,一心一意,特别是车祸过后,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

“谁要给我奖励呀。”谢小梅端着一碗药进来,冒着热气的药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苦味,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当然是我哥奖励你了,小梅姐。”

“就你会骗人,大少爷才不会奖励我。”谢小梅看看乔亦博,又嘟着嘴看着乔亦伦。

小梅是乔家老厨娘张姨的女儿,为了张姨能放心在乔家做事,小梅从出生就一直待到乔家,跟着乔家的家佣们一起生活,那时候大少爷才一岁多,张姨一边带小梅,一边也帮忙带大少爷。

后来又有了二少爷,三个人一起玩耍,一起学习,一起快乐地长大,感情也很好,像一家人,根本没把小梅当下人。所以小梅和张姨很感激乔家,发誓一辈子为乔家服务了。

小梅本来大学毕业有一份在银行的工作的,但是乔亦博出事后,她便放弃了工作,辞职在家,一直照顾着乔亦博。

“你看,这不是我大哥奖励你的呀。”说话间乔亦伦从身后拿出了一跳包装好的真丝的围巾,递给谢小梅!这是他买的,但是他觉得以大哥的名义送更合适。

“真的有奖励呀?”谢小梅望着乔亦博,乔亦博脸上尴尬之色,笑笑不语。

小梅高兴地取出来围巾,然后围在自己的身上,转了一圈,问道:“好看吗?”

“好看,好看。”乔亦博眼睛里放着光。

他对小梅的心思,自己不知道,可他的弟弟乔亦伦看得明白,所以,乔亦伦这是在捅破他们之间的那层纸。

乔亦伦悄悄地退出了房间,轻轻地带上房门。

展开全部
少爷的贴身医女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