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欢:狂傲枭凤

空洞的房屋张开他的血红大口,吞噬者那卑微的生命。芸芸众生的一朵也不过是浮云神马,红色的月亮来不及擦那滴落的血泪,一滴滴渗入地下。 五十年不得一见的血月却在今夜现身,整个大地都被那血泪染得通红,黑漆漆的夜晚在今夜展现出别样的风采,那寂静深夜的叫喊显得尤为惨烈。 “啊,不要杀我。”之后再无声息,“纸鸢,母亲问你,如果母亲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好,你会不会恨母亲。”她温柔的轻轻抚摸着我的发丝。“母亲你是两...

标签:
作者子房大人 类型同人 字数219186字
总浏览205 总阅读29 总收藏198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

下载《纵欢:狂傲枭凤》

纵欢:狂傲枭凤精彩试读

空洞的房屋张开他的血红大口,吞噬者那卑微的生命。芸芸众生的一朵也不过是浮云神马,红色的月亮来不及擦那滴落的血泪,一滴滴渗入地下。

五十年不得一见的血月却在今夜现身,整个大地都被那血泪染得通红,黑漆漆的夜晚在今夜展现出别样的风采,那寂静深夜的叫喊显得尤为惨烈。

“啊,不要杀我。”之后再无声息,“纸鸢,母亲问你,如果母亲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好,你会不会恨母亲。”她温柔的轻轻抚摸着我的发丝。“母亲你是两个吗?”

我歪倒自己的小脑袋看着母亲,可是我只见过一个母亲,“傻孩子,你当然只有一个母亲了,母亲只是随便说说。”

我的头被她按在怀里,母亲怎么了,我脑子转转,也许母亲是想父亲了,今天一天我也没见父亲,我也有点想呢,想到这,我甜甜的蹭蹭母亲。看到孩子可爱的动作,她的心有些动摇,她要是这样做了,这孩子会恨自己一辈子。

眼前又浮现出那幕她永远不能忘怀的画面,她最爱的人抱着她的腿闭上了眼睛,她不自觉的的看向自己的脚腕,当时他就这么抓着自己瞪大眼睛看着她,我感觉母亲的手把我圈的原来越紧,母亲今天真的好奇怪,“鸢儿,不要怪母亲。”

说完她推开了我,一只手臂伸向我的心脏。等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手已经穿过我的皮肤,到达我的心脏,母亲在干什么,心脏一阵紧缩,好痛的,真的好痛。

我痛苦的弯下身,可是母亲还是没有松手,依然握紧我的心脏,看着女儿惨白的脸色,她明白她早在伴月死的那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母亲,好痛,母亲,真的好痛。”

我想推开她的手,低下头我看到了真个光晕,那种光亮好像是从我心脏出来的,耀眼的连我母亲的手臂我都看得不是很清晰。

“纸鸢,记住,你要活着,这是母亲送给你的礼物,现在下去。”

她翘起地上的地板,“母亲,我不要,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继续抱住母亲,不知为什么,母亲今天很奇怪,总觉得我现在要是不抱着她,也许我会永远失去她。

“快下去,记住母亲的话,你不会死的,只要那个炼月还在你的身体里。”说完她焦急的看看门口,就把我推向了木板的入口。

“啊。不要。”等我跌落下去,我才知道那是一条小溪,河水很冰凉,薄薄的凉意透过那些毛孔钻入我的五脏六腑,我顿时觉得全身都凉透了。

还有我不会游泳。我在水里扑通了一阵,终于抵不过水流,淹没在水流中,那一刻死忙的绝望逼近我,我知道也许我快死了,当时我并不知道死亡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呼吸不上来,肺部好像被憋得快爆炸了,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那种快爆炸的感觉也在慢慢远离我,那一刻我感觉到舒服,也许这样也挺好,当时我是这么想的,身体慢慢的下沉,就在死神已经悄然而至那瞬间,我的身体突然乍现白光,我艰难的闭上眼睛,嗯,也许是死前的那道追魂光吧,多年之后我还能记得那道光给我带来的希望。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等我醒来看到周围的水还在流动,动了动手指,看来我还活着,随着水流飘了不知多久,我才出了那条狭窄的河流,来到了一个大湖中,我抓住水中的浮木,半个身子倚在木头上,母亲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不要鸢儿了吗,我伤心的痛哭着,

“吵死了。”我抽泣的看向岸边,“真是的,那个臭丫头又骗我。”

看着岸边站起来的身影,我有救了,可是他却头也不回朝远处走去。“哥哥,救救我。”

我大声对那个远处的身影喊道。那个身影总算是停住。回头看向我这,怎么会有个小孩,这可是纳溪,只有本派的人,才可入内。

“小孩,你从哪来的?”他对我喊道。“哥哥,救救我,我快死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那个人吼道,为什么母亲离开了我,父亲离开了,以后都不会有人呢理我理我,为什么,我这么讨厌吗,他们都不喜欢我。“切,我为什么要救你。”

他双手抱胸好笑的看着我,和我说话的空档他已经来到了岸边,所以我能看清的样貌。明朗的大眼睛镶嵌在那白皙的脸庞上,他很帅,淡蓝色的瞳孔就像大海,我在很多小书中看到他们说大海是蓝色的。高挺的鼻梁使他的脸很力挺,也很深刻。

看着小女孩紧盯着自己的面容,他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外貌的吸引力,到也没放在心上。“因为你是个漂亮哥哥,漂亮哥哥都是好人。”我奶声奶气的说道,我自觉说的很有道理。

“哈哈,这小孩蛮有意思,今天我就要交给你另一个道理,不,一个真理。”

他足尖点水从岸边飘到我身边,一把把我从浮木上抱起。“我给你一条生路,就看你能不能走出去了。”

他带着我来到岸边,拔下一朵红艳艳的花插在我的头上,“这是我送你的生还礼物,还有这些碎银和干粮,你从这条路直走穿过牡丹亭,就可以到达外边”

我知道这位哥哥不喜欢我,他不想我呆在他的身边。“你要送我走。”我转头看向他的眼镜,我很喜欢这双眼睛,好像能然浮躁的心情变得安静。

“哈哈哈,你这个小孩,笑死人了,你以为我会收留你,真是下贱。”说完他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我想叫住他的,可是我无法忽视他刚才的凶狠。

虽然我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可我看到那清澈的蓝眼睛中满是粗暴。嗯,我不想要那个哥哥了,我自己也可以走的,自此我踏上了和他完全相反的道路。

“啊,不要。”又一次从梦中惊起,我坐在草席上喘息着,几乎每天晚上我都可以梦见那天发生的事,我恨他们,是他们一步步把我推向深渊。

“梨花呀,这是妈妈新给你做的衣服,你看你这小脸蛋可喜人了,你看那些你的姐姐不都是过的好日子吗,你何必在这睡草席。”

带着强烈脂粉味的手绢擦擦我额头的薄汗。

“哎哟,你看你连睡觉都出汗,这孩子越看越中意呢。”

我遏制住自己胃里的翻腾,我讨厌这个女人,从我进入这间妓院起,她就不断地告诫我,勾栏之内的女人是多么的幸福和自在,当时我还信以为真,从那时起,我就接受了各种教育,胡弦,歌技,书画,甚至是舞蹈,我以为终于有人对我施与援手,当时心中的喜悦让我对知识更加的渴求。

五岁的我就那么生长起来。我读书读得如饥似渴,从书中我了解到我呆的地方是妓院,并不像妈妈说的那样美好,是被世人所唾弃的行业,也读了许多民间流传的野志,里面介绍了娼妓的放荡和恶毒。

十岁的那一年我确实了解了娼妓,我站在其中一个姐姐的房间的窗户的角落里,听到里面的*言乱语,听到那痛苦却带着快乐的呻吟,先开始,我以为姐姐生病了,可是当我戳破窗户上的那层纸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男人骑在姐姐的身上,本想去救姐姐,我却发现姐姐紧紧攀着男人的双肩,我明白了这就是娼妓。

我紧紧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想再听那些肮脏的话语,整个身子蜷缩在墙角,够了,够了,不要再叫了,?;;;眼泪不受控制的下落,每一滴都灼烧着我的内心,骗子,都是骗子,母亲你不是说我不会死吗,此刻我却感觉自己要死了,和那次窒息的感觉一样,这次我又体会到了。

哭着哭着我就晕了过去,我梦到了那个哥哥,在我头上插了一朵大丽花的哥哥。梦到他对我的咒骂,梦到他凶狠的眼睛。

等我醒来,我已经回到自己的床上。

披满红色缦布的大床上,我就那么睁眼到天明,从那刻起,我丢弃了那代表着热情的红色大床,因为我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也要和一个莫不相识的男人躺在这个红色的大床上。

从那刻起我丢弃了红木雕花的梳妆台,因为我知道美丽是这个大院最要不得的东西。从那刻起我丢弃了所有的感激,因为我知道我是赚钱的工具,这么廉价的感情我扔给了狗。

从那刻起我离开了生活五年的闺房,因为我知道我此时享受的,彼时要加倍还给她。从那刻起我不在说话,因为我知道虚假的情感不在需要语言。

我转过头不想在看到她的脸和闻到她身上浓烈脂粉味道,不知何时我已经把这种味道记在心上,也把它同虚伪划上等号。

“这孩子,原来那么讨喜的孩子怎么变成了哑巴了,真是的。”说完她扔下新衣,骂骂咧咧的出了门。

看着房间的门终于关上,我送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丝绸的外衣,老鸨还真是下了血本,用力的攒紧了新衣。

“老板,你这可收新衣服。”我拿起手中的外衫,摊开在桌子上给他详看,老板的眼睛盯着那上好的绸缎。

“姑娘,你可想好了,这可是最新款,这种衣服在市面是很难买到的。”、

他不确定询问,这么好的衣服,怕是任何一个女孩都舍不得呢,听到他的询问,我摸摸这这上好的绸缎,抬起头对着老板说道:“这正是我卖的原因。”只有奇缺的物件才能卖高价。

“既然如此,你出个价。”老板笑眯眯的看着那件衣服,这要是卖给那些大小姐们,不知道能卖到多高的价钱呢,今天真是发了,“一百两。”

我竖起一根手指,这个价钱我可是参考了市场价的。“什么,一百两,你不如去抢。”老板气的竖起他的八字胡。

“老板,你可不能欺负我是个小姑娘,这件衣服在市场最少都会卖到一百五十两。”

我坐在椅子上,掐指给他算账。这丫头根本不像表面想的那么单纯吗。

“咳咳,你还真会算账。“摇摇了头,老板从钱柜中拿出一锭白银递给我。“姑娘,下次有这么好的买卖,你可还要来找我。”对着已经跑出门外的姑娘喊道。我转头对着老板招招手,看到那西落的太阳,时间不早了,我给快点,心里着急了,脚下的步伐也就不自觉的加快了。

“少爷,小心。”当我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已经来不及了,我被撞得往后退了几步。揉揉被撞疼的肩膀,这家伙是铜墙铁壁做的吗,我抬头想看清撞我的人,却看到一个清秀的书生,他的身材和他那张秀气的脸,还真不怎么搭。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的胸部。

“喂,你这个女人怎么能用那种眼神看我们少爷。”旁边的书童站了出来,还真是一只护犊子的老母鸡呢,看到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不行,妓院现在该开馆了,我不能再拖了,要是被老鸨发现我不在,少不了一顿鞭子炒肉。

“啊,失礼了,我也是被公子的美貌所震撼,再次多有得罪。”说完我施了一礼,缓缓离去。

到了转角之处,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我开始狂奔,为了维持我在帅哥心目中的形象,牺牲真有点大,快了,快到了,离后门还有五十米,不,等等我,掌门的大叔已经准备关后门了,终于在最后赶上,我单手撑开们,对着门缝说道:“大叔,我是梨花呀,不好意思,刚才出去看看最新的布料,这一转也就忘了时间了,不好意思啊。”

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在,大叔才把门缝打开,让我进来。我鄙视的看了一眼大叔手中的碎银,说什么感情,还不是银子起了作用,早知道就不和他废话了,直接给他钱不就好了。

心中咒骂着守财奴,摸摸我怀里的一百两,还好它是保住了,也算是不少的收获呢。这样一想,我的心情也变的轻快了许多。

快速钻进我的房子里,拿起干活的粗麻衣准备套上。“死丫头,还不快出来,外面都在等呢。”李家丫头砸开我的房门,直接把我往外拉,“唉,你慢点,我的衣带。”“我说臭丫头,你也上点心,我们这种丫鬟比不上那些姑娘,赚钱的时机只有这个时段,快点跟我走。”

说完,她就拖着我的衣领往大堂奔去,这个丫头是我欣赏的女人,参加官府的面试,已经成功晋级,这丫头却死活不再去了,父母一直劝说,到了官府总比外面来的体面,银子也比外面的商户多,可这丫头就是认准了,官府就是假正经,还比不是那些勾栏之地,最起码烟花之地是明显的欲望,就她这惊世骇俗的思想,我想也没几个男人敢娶。

把我当死尸脱了几米,这家伙却停了下来,不是吧,平时把我单手拖个几十米松松的,今天是没吃饭,本来想调侃她几句,却看到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我也就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怪不得这丫头那眼睛能杀死人,不就是碰上自己的死敌了吗,无奈的叹口气,看来今天免不了一些唇枪舌战了。

“哎呦,看看这是谁呀,衣服可真光鲜,听说你昨天收了不少赏钱,唉,胸大就是好,你看看我就没那命。”说话同时还托托自己的胸部,看到她的动作,我低下头,这家伙我不认识,我绝对不认识,丢死人了。“切,我以为谁呢,看你那胸小的,都可忽略不计了,要不你塞两馒头,说不定王相公也摸你。”

我偷偷的看了看小李子,眼睛里直冒火,今天不仅要动嘴了,估计给动手。猫着腰我准备穿过旁边的草丛。

小李子一把拉住我的衣领,一口气就那么卡在嗓子上,这丫头手劲太大了,“咳咳咳,喂…………,放…………手。”我挣开她的手,从地上爬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这丫头,想谋杀亲夫啊。”

看着对面女人憋红的脸,她就觉得好笑,这家伙最怕麻烦,每次遇到吵架或打架,她都躲得远远的,这次不小小惩罚一下她,估计她又给跑了。

她亲热的攀上我的胳膊,“亲夫,你的敌人可在那。”说着她抽出自己的一根指头指着不远处的小雨,唉,不能不管了,小李子明摆着就是要把我拉下水。“嗯,那个我说,小雨,她比你大,按理说你是小辈,要尊重她的。”我柔和的解释道。“操,什么乱七八糟的,在勾栏还讲什么小辈,晚辈的,你看看哪个姑娘不是后来者居上,你说的那叫什么屁话。”

不知,她是怎么了,听到我的话更加恼火。我无辜的看着小李子,娘子,不是为夫不帮你,而是这女人太***强悍了。看到我求饶的眼神,就如那落败的公鸡,被人拔了满身毛的狼狈。小李子一把推开我,站在我前面:“小雨呀,这勾栏没人情味,难道我们这些人也要变得没人情味吗?”

展开全部
纵欢:狂傲枭凤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