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欢不爱:boss太危险

一心一意为爱付出,却不料两年后,一切时过境迁。 男朋友出轨,清白丢失,母亲成为植物人……一切的一切,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身边,为她遮风挡雨,她还能继续相信吗? “你接近我想要干什么?”她将信将疑,他却步步紧逼,“当然是干你。” 为了复仇,她决定留在他身边,却逐渐沦陷…… 这一场身与心的较量,究竟鹿死谁手?

标签: 总裁
作者酸气 类型青春 字数949322字
总浏览248300 总阅读233735 总收藏49995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只欢不爱:boss太危险》

只欢不爱:boss太危险精彩试读

天气阴沉沉的,好似要压下来一般。

一阵凉风吹过,洛倾舒的发丝微微遮住眼帘,她抬手撩了撩,拨回耳后。

一下子竟有些不太习惯这种自由的感觉。

她眯着双眸站在原地,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神情有几分呆愣,内心却早已波涛汹涌。

紧接着,心跳的越来越快,木然的眼眸渐渐染上了色彩,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终于出来了。

两年的时间。

无论如何,她都挺住了。

身后庄严肃穆的大门紧紧关上,她再也不用回去那个阴冷的地方了。

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卡宴,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亮眼。

洛倾舒自然也看见了,这辆车,她再熟悉不过。

是安以南的。

眼睛弯成月牙,嘴角含笑,手指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她没有再犹豫,朝那里走过去。

他记得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

还好,这个世界上还有安以南没有抛弃她。

而两年后的今天,她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好好的和他在一起了。

在无数个孤独寂寞的夜晚,她都是靠着幻想出来后和他的美好与甜蜜撑过去的。

现在,想象要变成现实了,她也做好了和他见面的准备。

穿着朴素的洛倾舒脸上满是笑容,站定,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

“安……”

话才刚出口,就僵在嘴边,心“咯噔”了一声。

后座空荡荡的,整辆车里只有驾驶位上的司机一个人。

很显然,安以南并没有来。

是因为工作忙吗?

她这样自我安慰着。

再怎么说,他至少这么忙心里还是有她的,还是派人来接她了。

想到这里,心中的不开心顿时消散了一些。

洛倾舒上了车,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有几分拘谨。

司机面无表情地从后视镜看了来人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直接启动了车子。

洛倾舒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询问道:“师傅,以南怎么没有来?是公司有事忙吗?”

“不知道。”司机的声音很冷淡。

洛倾舒的神色有些讪讪,她的手放在膝盖上,抿了抿干燥的唇齿,转向窗外看了几眼,道:“我们这是去哪里?是去找以南吗?”

“你到了就知道。”

依旧冷冰冰的回答。

洛倾舒总觉得似乎有哪里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

不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

终于可以见到以南了吗?

洛倾舒怀着激动又带着点点紧张的心情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矗立在面前的是一栋很高的大厦,可是上面写着的却是帝都酒店四个字。

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了下来,她愣愣的回身,伸手指了指,不确定地问道:“这……这是什么意思?”

司机看也没有看她一眼,直接将房卡从窗户递出去,“这是安少的安排。”

见她没有接,索性直接丢在地上,然后不再多挺久,直接扬长而去。

洛倾舒的脸色略显苍白,她站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

以南这么做,有他的原因吧?

这么想着,弯下身,将房卡捡起来,还是朝里面走了进去。

找到房间,她将行李全部放置好,坐在床上等着。

她想,安以南一定忙完就会来这里找她的。

然而,直到接近傍晚,都不见有人敲门。

思念与慌张渐渐占据了心。

洛倾舒再也坐不住了,用身上仅剩下的一点钱叫了一辆出租车,沿着记忆中的路线,直奔安家。

很快,一栋欧式别墅跃入眼帘。

一切和两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

大门紧闭着,洛倾舒看了一眼,跑过去敲了敲。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然而出现的却是一个女人,穿着佣人的服装。

那人皱着眉头打量她,“你是谁?”

洛倾舒连忙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端正站姿,微笑着回答:“你好,我找以南。”

一听到这话,佣人神色惊变,像是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少爷不在。”

话音落下,便匆匆关上了大门。

不在?为什么会不在?

洛倾舒退后了两步,扯着嗓子大喊道:“以南,我是倾舒,你开开门!安以南!”

然而,许久,门动都没有动一下。

丝毫没有声音。

矗立了好一会儿,洛倾舒的心渐渐沉了下来。

这个点,难道以南真的不在家?

对啊,他没有理由不见她的啊!

毕竟两年前,是因为他,她才去坐牢的!

这么想着,她抿了抿干燥的唇齿,转身离开,准备前往安氏。

站定在高耸的大厦下,冷风吹的人有几分凉意。

这个世界仿佛与她相隔了两年,总觉得哪里不太一样了,可是真要说起来,却又差不多。

洛倾舒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抬脚走进去。

好在,没有遭到保安的阻拦。

这个点,大多人都下班了,她也是抱着尝试的心态过来的。

除了这里,她实在想不到安以南还能去哪里。

走进电梯,按下最顶层。

洛倾舒不断深吸着气,脸上是明亮的笑意。

只要能和安以南在一起,怎么样都是值得了的,所有的都过去了,她也将迎来新的生活。

总裁办公室的门半阖着,露出一条缝。

洛倾舒走过去,正想要敲门,却不期然听见里面传来的喘息声。

“啊,亲爱的,你好棒呀,人家……人家要不行了……”

抬手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她愣在原地。

“小宝贝儿,你可真是个磨人的妖精!”

紧接着,响起一道亢奋的男声。

洛倾舒呼吸一凝,脸色瞬间就惨白无比,睁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不,不会的……怎么可能是以南!

她咽了咽口水,颤抖的从缝隙中看进去。

只见两名裸身男女正呈一上一下的姿势在宽大的沙发上交织缠绵着。

夏依欢的腿搭在安以南的腰上,身体稍弓,头微仰着,鼻翼两边渗出丝丝汗水。

她一副极其享受的神情,“南,好舒服呀!”

“接下来会更舒服的!”话才刚说完,安以南的腰身用力一挺。

“啊……”

夏依欢的娇喘不自觉溢出唇边。

她的目光不经意往一侧看去,一顿,不过转瞬,便恢复了,紧接着,是更欢愉的神情。

她白皙又灵活的手指抚摸上男人的背脊,声音柔媚,“南,今天……不正是洛倾舒出狱的日子吗?”

“是啊。”安以南回答的随意,看起来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他的目光聚焦在女人凹凸有致的身体上。

“唔……你不去看看她吗?”夏依欢舔了舔唇,眼眸微眯,“再怎么说,她也是因为你才进去的。”

“那也是她自愿的。”安以南眉头稍稍皱了起来,有几分不耐烦,“好好的,你提她干什么?晦气!”

“那就……”夏依欢勾唇笑了笑,眉眼间划过一分得意,她一个翻身,将男人压在身下,甩了甩头发,魅惑十足,“干干我们之间的事情。”

安以南扶稳那纤细的腰肢,双眸中满是欲望,喘息厚重,“宝贝,你可真诱人……”

后面的话,洛倾舒再也听不下去了。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她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回电梯里,好几次差点摔倒。

她想过无数种两个人见面的场景,独独没有料到是现在这样。

她天真的以为安以南也一心在等着她出来,甚至幻想会有各种惊喜等着她。

呵,还真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晦气?

两年前,是谁拉着她的手,让她一定帮忙?是谁和她说,等她出来,一定娶她?是谁说这两年会为了以后的幸福好好努力奋斗?

她替他坐牢,得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吗?

心就像是跌落了谷涯一般,不断向下沉,浑身冰冷的可怕。

原来,绝望就是这样的感觉吗?

洛倾舒一会儿哭,一会儿苦笑,整个人愣愣的,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上,双眸木然失神。

豆大的雨水一滴滴落下来,随后愈演愈烈,街上的行人纷纷逃窜避雨,不一会儿就没剩下多少人。

洛倾舒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任由浑身湿透了,还是面无表情地走在马路上。

一个踉跄,她就这么生生跌倒在马路中央。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车快速地驶过来,她下意识地朝那里看过去,反应性遮住眼睛。

心却是毫无波澜,大脑一片空白。

“哧啦——”一声,紧急刹车的声音。

白色的迈巴赫就停在洛倾舒的面前,距离不到半米。

车窗从里面摇下来,露出男人精致帅气的脸庞。

“喂,你……”

何敛话才出口,就顿了下来,神情微愣。

洛倾舒漠然地转过头,黑色的秀发湿答答地肆意散落着,细长的凤眉,大而圆的眼睛中不带一丝感情,显得十分干净清明,雪白的脸颊未施粉黛,却增添了某种说不出来的美丽。

惊为天人。

在这样一个雨夜,何敛的心蓦地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样,加速跳了一下。

他眯着双眸打量,一时间觉得有些熟悉。

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女人不就是两年前那个案子的犯人吗?

出狱了?

何敛皱了皱眉,身体愈发的不适,本想绕道一走了之,可是当初那件事情让他很是想不通,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真的是犯人?况且,还有很多的疑惑没有解释清楚……

越想,越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个女人,她一定知道什么。

打开车门,冰凉的风迎面袭来,倒是多了一分的清醒,何敛撑着伞,走过去,一把将人拽上了车。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是看也没有看他一眼。

很显然,受不住打击的洛倾舒此时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思绪停留在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幕,无法回神。

何敛咽了咽口水,强行压抑住身体的难受,问道:“你是洛倾舒?那个案件的犯人?”

洛倾舒低垂着眼眸,小声的喃喃自语道:“为什么……”

何敛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你怎么了?”

然而,并没有得到回答。

何敛看了她一眼,湿透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露出美好的曲线,呼吸一紧,这瞬间,燥热难耐。

仿佛有一团火凝聚在下腹,越烧越旺。

他的眼眸幽深,转回脑袋,目视前方,那股火却是如何都静不下来了。

何敛猛的加速,车子飞一般的在马路上疾驰,不一会儿就停在了荒无人烟的郊外。

洛倾舒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何敛靠过去,吮吸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一阵沉迷。

意识慢慢被欲望占领,身体的燥热再也忍耐不住。

他将座位摇平,然后欺身压在了女人身上。

低头,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

果然……和想象中一样的甜美。

温润的触感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轻易地,身体就有了反应,愈发的迫不及待想要灭火。

洛倾舒愣了愣,随后瞳孔微缩,一下子恢复了神物。

身上的男人是谁?

她这是在哪里?

吓了一大跳,她连忙伸手想要推开男人。

何敛皱了皱眉,起身,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上方,一只手将她的衣服向上撩起。

洛倾舒大惊,慌乱道:“你干什么?你是谁?”

何敛却没有打算理会她,攀上她的双峰,来回抚摸挑逗着。

洛倾舒脸色潮红,分不清是羞的还是被气的,她不停扭动身体,挣扎着,“放开我!流氓!”

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显而易见。

肌肤的摩擦令何敛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膝盖挤入女人的双腿间,将其分开。

感受到某个巨大的灼热,洛倾舒心中的慌乱越来越大,“不……”

还没有说完,双唇就被堵上了。

何敛的吻一点点向下游移啃嗜着,烙印下一个个炙热。

紧接着,他再也忍耐不住,找准位置,腰身用力一挺。

“啊!”

洛倾舒疼的喊出声,眼眶一下子就通红了,身体像是要被撕碎了一样,难受的很。

她挣扎的愈发厉害了,却依旧一点儿用都没有。

承受着那种陌生的感觉,洛倾舒紧紧咬着牙,尽量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渐渐的,疼痛开始消失,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酥麻蔓延了全身,让她忍不住微微弓身迎合。

战局持续了很久都没有结束,一次又一次。

洛倾舒的身体越来越热,意识也逐渐模糊,眼皮沉沉地向下压,终于支撑不住,陷入一片黑暗……

展开全部
只欢不爱:boss太危险目录
小说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