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盲少宠妻无下限

颜以初,颜家大小姐,却是因为亲母早死,遭到亲父漠视,继母嫌弃。 更被所谓的姐妹诬陷她是个“小三”! 走投无路之际,却被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捡回了家,他虽然眼盲,却给予她无限宠爱,让她成了整个A市最幸福的女人。 一次误会,她闯入他的禁地,被暴怒的他无情驱赶。 这才知道,原来辕祈夜捡她回来的目的竟然是…… 终于死心,颜以初将一杯昂贵红酒泼到他的头上,恶狠狠道:“辕祈夜,有种别爱我!” 然后转身离开。

标签:
总浏览128026 总阅读118634 总收藏26037

客户端免费看

扫码下载

下载《婚然天成:盲少宠妻无下限》

婚然天成:盲少宠妻无下限精彩试读

M市机场。

女子身着一袭白裙站在机场出口,看着身边各色的人,似是寻找着什么。最后,嘴上只是挂着一丝自嘲的笑,颜以初,为何还要这般不死心?

她拉着自己的小型行李箱,缓缓向机场大门走起。

“滴滴”颜以初的手机发来一则短信,“颜颜,你下飞机了吗?”

颜以初看是好友叶子衿发过来的短信,停下身,笑着回信。正要按“发送”键时,颜以初感觉自己被谁撞了,身子不稳便要往地下倒,颜以初紧闭着眼睛,接受即将来临的疼痛,但她拿手机的那只手却被人用很大的力道拉回来,使得她扑进了那人的怀里,一阵清香扑进颜以初的鼻尖。

“你没事吧?”低沉却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颜以初这才回过神来,忙从男子的怀里起开,道:“真是不好意思,先生。”

“抱歉,刚才不小心撞了你。”男子有礼貌的说着。

“不不不,我也有错,我不应该站在路中央,我也有错。”颜以初摆摆手,微微笑着说道,“你……”颜以初看了看男子,男子拥有着俊美的五官,如刀削一般,轮廓分明,似名家手中的雕塑一般,很美,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却给她一种如菊般高贵淡雅的气质。但他带着黑色的墨镜,手上还拿着一根新型拐杖。颜以初在心中猜测他是一个盲人,但她不好意思说出口,怕伤了他的自尊。

男子似是知道颜以初在犹豫什么,淡笑道:“没错,我看不见。”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颜以初有些不好意思。

男子依旧是淡笑着,说:“无碍。”

颜以初看看他周围,问道:“你的家人呢?他们怎么没有陪着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怎么可以扔你一个人在这里?……”

颜以初的问题如炸弹般轰炸,男子笑着说:“他们只是去买东西,很快就回来了,小姐不用担心。”

“我……”颜以初被这么一说,有些脸红。确实,才刚刚见面,这样替别人操心不怎么好。“那……我扶你到那边坐下吧,站在这里不是别人撞了你,就是你撞了别人,要是遇上不讲理的,肯定要讹你钱了。来!”说着,扶着男子到附近的座位坐下。

男子坐下后,将拐杖折叠收好拿在手中,道:“多谢小姐。”

颜以初莞尔一笑,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颜以初。”

“我叫……”男子还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便被颜以初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颜以初说了一声“不好意思”便走到一边接电话了。

颜以初听着电话一端的对话,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匆匆挂了电话,走到男子身边,说:“先生,我有事要先走了,你……一个人可以吗?”

“自然,颜小姐走好。”男子彬彬有礼道。

“不用叫我‘颜小姐’,叫我以初就好了。那……我先走了。”某人似乎忘了要问名字。

辕祈夜微微颔首,颜以初便这样拉着行李走了。

“少主!”鬼魅从不远处走过来,身后跟着几个保镖。

辕祈夜点点头,道:“走吧。”

颜家大宅。颜以初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然后拉着行李走了进去。一进门,在玄关处换鞋时,便从大厅里传来一阵欢笑声,有男有女。

颜以初换好鞋,拉着行李走过大厅,要往楼梯走去。在走到一半时,便传来严厉的男音:“站住!”

颜以初停下步伐,慢慢转过身,眼神淡淡地看着坐在正中央的颜正敖,问:“爸爸,有什么事?”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的爸爸、妈妈、妹妹、客人都坐在这里,你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吗?”颜正敖厉声说道。

颜以初的眼神扫过,颜正敖左边坐着自己的妻子,第二任妻子——沈悦宁,坐在另一侧沙发上的是颜以玲、颜以瑶以及所谓的客人陆、熙、然。

陆熙然此时正挽着颜以瑶的腰,有些扎眼,甚至有些讽刺。颜以初冷笑一声,道:“对不起,我没有看到。”

颜正敖被颜以初的这句话给气到了,没有看到?说话声音这么响,没看到总听到了吧?“你……”颜正敖站起身来想要打颜以初,却被一旁的沈悦宁给拉住,沈悦宁一只手顺着颜正敖的气,一边柔声说道:“正敖,不要生气,以初才下飞机,一定是累了!”

“是啊爸爸,你先让姐姐去休息嘛!有什么话,等姐姐休息好了再说啊!”颜以玲适时说话。

颜以瑶不知何时起身给颜以初到了一杯茶,她笑着走到颜以初身边,道:“姐姐,一路奔波,一定很累吧!我给你到了一杯茶,你喝喝解解渴吧!”说完便将茶递到颜以初手边,当要到颜以初手边时,她将茶杯一歪,热茶水溅到了她的手背上,她“嘶”了一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将拿在手里的茶杯落在了地上。

“瑶瑶!”陆熙然紧张地上前看,她的手背上是一片通红。“颜以初,你在干嘛!”

“以初,你在怎么不开心,也不可以拿自己的妹妹出气啊!”沈悦宁看着颜以瑶受伤的烫伤,一脸心疼地说。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颜以玲眼圈通红地看着颜以初,看的是一副心疼妹妹而心痛到哭的画面。

颜以瑶摆着手说:“不是的,不是你们看的那样,是我自己没有拿稳,才会把自己烫伤的,不关姐姐的事!妈妈,爸爸,姐姐,熙然,你们不要误会姐姐!是我自己笨手笨脚的……”

“妹妹把事情解释清楚就好!你的茶杯我根本没有碰到,我又怎么会把茶水倒在你的手上呢?不是你笨手笨脚又是什么呢?嗯?还有啊,也不知道某些人的眼睛是长在哪里上,连是黑非白都看不清楚!”颜以初淡淡的说。

颜以瑶听后轻咬了一下唇,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

“够了!颜以初,你不要一回来就闹事,以瑶是善良才会这么说,你不要不知……”颜正敖还没有说完便被颜以初接着说:“不知羞耻是吗?这有什么好不知羞耻的?还有,请爸爸擦亮那双蒙尘的眼睛,是谁在闹事,是谁想要这个家不安定!”

“姐姐……”颜以瑶含泪看颜以初,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陆熙然看着甚是心疼,将颜以瑶揽在怀里,对颜以初说道:“以初,有什么事冲我来,以瑶是无辜的!”

颜以初听到“无辜”二子,苦笑一声,道:“无辜?陆熙然,扪心自问,一年前,谁才是最无辜的?”她看着陆熙然满是悲伤。

展开全部
婚然天成:盲少宠妻无下限目录